68对200

叶新田公布私宅买卖合约,证明该房产是自己以68万购买,而非某政党赠送的200万豪宅。68对200,是1对3,也就是说,有关叶的屋价,百分之70是谎言,而“送”变成“买”,则是百分百谎言。撒了170巴仙大谎,“董总前领导”(不敢说出真名)居然面不改色,还说“叶氏公开单据并不足以撇清他与某政党关系的嫌疑”,同时还质疑“叶氏何以有能力缴付每月4532令吉的房贷。

对于“董总前领导”及其一伙人的指责,我有话说∶

1,叶证明他们说谎,他们非但没有认错道歉,还转移话题继续指责。这种只有我讲没有你讲、死不认错的作风,显示这些人唯我独尊、别有居心,把群众当傻瓜,大家如果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就肯定上当。

2,叶卖屋卖厂,所得已超过68万,何来“没有能力缴付每月4532令吉的房贷”?若要这样穷追,他们应该去查一查陆庭谕多年不工作,何来生活费;

3,华团领袖与政党领袖(特别是马华领袖)向来关系密切。大家应该还记得几年前隆雪华堂搞的文华节大型活动,请来纳吉当开幕嘉宾,陪同前来的是黄家定。我那时是妇女组理事,和一众理事们穿上旗袍高跟鞋列队恭迎。嘉宾到时气势雄,保镖记者们汹涌前行,把一众恭迎的女人们当透明,人潮一到,我们差点被挤跌。那时华堂的会长是黄汉良,执行秘书是陈亚才。为什么倒叶派不质疑黄、陈与政党的关系?97年,马华妇女组搞一个“女性光辉贺国庆”大型活动,找隆雪华堂妇女组合作,后者欣然答应。作为理事,本人与众理事多次与周美芬等马华女将开会,我们的主席李素桦十分落力,双方合作愉快。倒叶者,为何你们看不到呢?

4,华团与政党(特别是马华)关系撇不清。以隆雪华堂妇女组而言,理事之中,就有好多个马华党员或执委,其他团体领袖之中,也不乏马华党员。“撇清”?是不是要所有社团明文规定“不准政党背景者竞选理事”?如果真的这样,许多华团就得“大换血”,有些社团可能还会患上“领袖匮乏症”,关门大吉。倒叶派如果没有能耐说服华社修改章程,就不要只抓着叶新田穷追猛打。

5,倒叶派的所作所为,第一显示他们双重标准,第二显示他们说谎抹黑。华团领袖这种“德性”,正好与政坛的“偷拍现象”相互呼应、相得益彰。偷拍打压需花钱,说谎抹黑不用本,两者戏法一样,巧妙不同,而类别则完全一致∶卑鄙下流!华社沦落到如此地步,是“自己拿来衰”,没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