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爪威文书法

 

有关爪夷文书法,虽然已改为“选修“,但我这个好歹念过教育系的平民百姓,还是要说几句。

小学是一个人基础教育的根基。打下这根基目的是要让小孩有一个“做人”的根本态度和适应社会的基本知识。而要达到这两者,课程内容就只能朝向让小学生(1)认识自然环境;(2)认识社会环境。

因为人类存活在社会和自然环境中,如果一个人不认识自己身处的环境,生存、生活都会有问题。

传统学校所提供的语文、数学、公民等科目都属于认识社会环境的范围;而物理、化学、生物等科目则属于认识自然环境的范围。

现在我们来看看,爪夷文到底对小学生有什么用?到底对他们认识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有什么帮助?我觉得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既然无用,那学来做什么?

另一方面,现在小学的科目已经够多,很多小学生课余都要花大量时间补习,再加一个爪夷文书法,他们学得来吗?

我国的怪现象是每一个新的教育部长上台,都会做一些“教育改革”,表现得好像“很懂教育”,但看到什么“白鞋换黑鞋”、“爪夷文书法“,不禁哑然失笑:这人连教育的“主体是学生”都搞不清,还装内行,难怪频频出错,引来恶评不断。有这样的人掌管教务部,我还真替我们的学生捏把冷汗!

毋容置疑,教育的主体是学生,不是老师,更不是部长!任何教育政策或改革都应该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如果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下,学生都不能掌握基本知识,硬加无用的科目,除了增加学生负担并引起家长不满,能有什么实际的教育效果?

现在学生除了语文科“读死人”之外,还有历史地理科学等等,以华小来说,“三语并重”对大多数学生而言已经是“三语病重“。友族不需三语,也要念双语,而普遍上公认学生英文不好。如果连三语、双语都读不好,有什么理由再加一个“爪夷文”?

有人说教育部只是推行“爪夷文书法欣赏”,不是开一科爪夷文教学。我想问:如果爪夷文书法只是美术鉴赏,其中那个“文”是指什么?学校本来有美术课,还要开一个爪夷文书法美术科,所为何事?

根据我在市场上与友族收银员的接触,她们有的连27令吉比20令吉大都搞不清,有的即使收银机显示应该找给顾客的钱数,都可以找错!这样的程度,连小学一年级都不如!中学毕业后以如此程度到市场上竞争,能不输吗?输了不求自强,而要他人“照顾”,不是本末倒置吗?

教育部或学校实际上应该设法如何提高我们学生的总体水平,而不是在他们已经不胜负荷的情况下增加新的科目,从上到下一级一级的给学生“灌输”,能培养出什么精英来?

在语文学习方面,我的老师—–著名教育家严元章博士主张,小学一到三年级只能学单语,四年级勉强可以教双语,只有到中学才可以有三语。可是我们现在一年级开始就三语,能够学得好的学生,应该不到百分之十。另外百分之九十怎么办?……就像我碰到的收银员,连几个钱都算不好,如何上进!他们永远只能停留在那个水平,碰到竞争,立刻被淘汰!教育部长有没有替这些人的前途考量考量?

教育的本质是“自学辅导”,不是“陶冶铸造”。只有学生在能够“自学”、愿意“自学”的情况下进行学习,才能取得最大的教育效果。

尊贵的教育部长或许不清楚这个道理,但是作为掌管华教事务的副教育部长张念群不应该不知道。张是我母校华仁中学的校友,而华仁中学奉行的就是严元章博士的教育理念。(严博士曾任华仁中学校长,后来去了南大担任教育系主任,我是当时的教育系学生。)

我国教育的“特色”是:教育问题就是政治和宗教问题,所以教育永远教不能回归教育!简单的教育问题常常变成严重并无法解决的种族和宗教问题,也因此,教育永远有问题。

但是经过509变天,为什么我们的政客们不能变一变脑袋?换了政府不换脑袋,变来何用?

新政权或踌躇满志,我却担心他们会是“一任政府”。人民的力量可以载舟,也可覆舟。新权贵们,别忘了509前,全民是如何卯足全力、拼死支持!#(2019/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