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大团结,基点何在?

马华党争,旷日持久,越争越乱,道德牌打输突然“大团结”,“大团结”出炉变成“再分裂”,我们党外人想一味“隔岸观火看热闹”,都觉得“看不下去”,党内人倍感“情何以堪”、大家长呛声“赶快收场”,凸显问题的严重性。作为被马华“代表”的华人,我有话说。

看马华党争,我们不必费心解读那些高深莫测的理论,也无需理会各方真假难分的流言,作为普通人,我们只要拿出最普通直尺,对着重点量一量,是非黑白就不难分辨了。

凡有参加社团或政党的人,都应发现,申请表格上必然有这样一行字∶“愿遵守本会章程及大会议决”。这短短的一句话,效用有如宣誓书,认同的话,才入会/党,凡违背者,得接受处罚。最高的处罚,是开除会员籍。

翁诗杰与蔡细历在双双高票获代表大会委托接任总会长及署理总会长后,翁公然违反大会议决,撤除蔡的署理总会长职位,并开除其党籍,是一种漠视大会议决、违反党章、也违背自己当年入党誓言的行为。根据章程,任何人都不可超越代表大会,因此,翁和所有涉及者的做法,是以“违章”来对付“没违章”(老蔡在酒店和女朋友风流快活,无关党章)。打“道德牌”不惜违章清除“道德污点”(违章算不算道德污点?),谁是谁非,量一量就知道了。

任何组织,会员大会(或中央代表大会)是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任何会员/党员都得遵守。所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社团有章程。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不极力维护党章的完整性,反倒带头违背党章,不可理喻。但党内诸公对于翁的做法,似乎无可奈何,连敢说真话的法律局主任也被撤职,全党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对付违章的总会长。

根据民主程序选出来的总会长,竟然不服膺民主!首长带头乱,全党焉能不大乱?乱局谁造成?我们得在这里又量一量。

蔡不服,号召特大。特大结果,翁蔡齐走。这一次,翁又再次漠视大会,也不惜违背自己“输一票也走”的道德宣言,就是不走,对一切疑问,不回应,不解释,致使乱上加乱。未上台“道德高尚”的翁诗杰,上了台就违反党章,“不道德”地对付老二,若加上“3千万”和“私人飞机”等课题,自己“道德污点”之大,老蔡恐怕望尘莫及。

“道德牌”打出“不走翁”,证明此牌从开始就不能打。但既然打了,污点浮现,反而可以放手盲打。有鉴于老蔡强不可撼(老蔡之“强”,有目共睹,连风水师都测出他在马华大厦能量超强),“打你不倒,就拥你入怀”,翁仓促公布一个“大团结”方案,以几十年“道德清高”之躯,拥抱一身“道德污点”的老蔡,让人摸不着头脑∶特大一役,难道足以洗清老蔡的污点?对于各方的疑问,翁照样不回应,不解释。是没话可说还是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得在这里又量一量。

任何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团结需有团结的基础,就像建大楼需打地基一样,没有基础,何来团结?翁的“大团结”方案,基础何在?作为一个团体,大家都会认同,组织团结的基础,就是章程!大家必须认同章程,才能目标一致,携手前行。现在总会长公然一再违反章程,这“基础”还靠得住吗?我们拿出直尺,量一量就知道了。

如果没有能把大家“捆绑”在一起的章程,就“团”不起来;组织不成团,有如一盘散沙,又如何“结”在一起?何况“大团结”以牺牲某些人为前提,立刻衍生出一个“廖派”,未及团结先分裂。翁不遵守章程,先摧毁了团结的基础;对蔡、廖等的态度那么反复,也失去了公信力。没基础、无公信,这“大团结”戏码还演得下去吗?我们得在这里又得量一量。

现在廖派决定召开另一个特大,期望可以解决纷争,还党尊严。但翁蔡联手,廖派面对巨大阻力。不是我要泼冷水,就算特大开得成,也不可能解决纷争!除非你们有办法叫总会长不超越章程及代表大会!因为第一个“受承认”的特大结果翁都可以不理,第二个“不受承认”的特大,他不理你们又能奈他何?

现在巫统已经绕过马华、民政直接与华团沟通,你们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还在乱不停。最怕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量到此处,手都软了!忽有灵感,就以下面打油诗作总结∶

蓊菜本无骨,根浅叶又稀;难成栋梁材,拔掉炒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