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居”倒數活動

2009年最後一天, 也是翡玉畫展的最後一天, 兩個”最後”一起到來, 讓我有點忙亂, 因為當晚順便推介我的新書,我下午先得把書載到陶然居, 等他們傍晚抵達, 再次前往. 她和尤書連同他們的朋友黎先生結伴來隆, 剛好趕上陶然居倒數盛會,算是有緣. 當晚出席者特多, 食物不夠, 但大家開懷, 連三位新加坡人也興奮非常, 因為大會播放的歌曲, 是久違的歲月頌歌, 在新加坡也許今生再也難得一聞. 意義非凡.

到場的名人包括新紀元學院院長潘永忠博士, 副院長莫順忠, 董總主席葉新田博士, 張光明博士, 陳抦權, 謝清發 ,李雲楨, 國會議員陳國偉, 來自怡保的黃士春, 岑啟銘, 光華日報策劃編輯鄭彩鳳及記者等, 好像還有來自中國的朋友.大家像回到自己家裡一樣, 無拘無束,自由暢談. 主持人許錦芳以其獨特的豪邁風格, 幽默的談話, 帶動起全場的氣氛, 笑聲不斷,掌聲也不斷. 由於是倒數活動, 上台演講者只有潘博士,葉博士,陳國偉, 和陶然居莊主張石耿. 而貫穿全場的余興節目, 由黃風景所屬的華樂團包辦.

三個新加坡朋友對陳痛批時弊的演講非常贊賞,因為在新加坡, 是不可能有這麼”大膽”的演講的. 我說, 反對黨的國會議員很有料, 並調侃: 在政治上, 我們比你們先進—- 我們有兩線制,你們沒有! 他們不得不承認, 這也間接承認了新加坡人的5 K’s — kia su, kia si, kia boo,  kia bou, kia zheng hu (驚輸,驚死, 驚無, 驚某[老婆], 驚政府) 完全正確! — 其實,講是這樣講, 我們也好不到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