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东可要求州政府拨地

新院风波,随着潘永忠教授走马上任,似乎已接近尾声,但局内人却不敢掉以轻心,依然步步为营,因为还有许多问题悬而未决,其中之一,就是雪邦新校地问题。

日前新院校友聚餐,校友会会长刘镇东就再次提出雪邦新校地问题,“促请董教总教育中心公布雪邦新校地牵涉到的费用及透明化整份合约”。他一直认为,雪邦新校地是新院风波的主因。

雪邦新校地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是献地商家条件苛刻,谈判艰难。商业机构有其商业考量,教育团体也有自己的原则立场,要达到“双赢”,绝不简单。比较简单的方法,是身为执政党国会议员的刘镇东,主动向雪州政府提议无条件拨地给新院,如果一切顺利,董教总教育中心就可拒绝接受雪邦新校地,全心全意发展政府所拨地段,董事、校友、社会人士各方齐心合力筹款,新校园很快就可建立起来。

作为新院校友和执政党国会议员的刘镇东,绝对是做此献议的最佳人选,同时,雪州拨地新院,不过是效法吉兰丹、霹雳州政府拨地给独中,合情合理,州政府应该会欣然同意。到时,华社皆大欢喜,YB刘立下大功,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只可惜新院风波的“风眼”并非雪邦新校地,某些人才会把矛头对准叶新田,而“放过” 董教总教育中心。为何“那些人”特别憎恨叶新田?因为叶“打乱了我们辛苦建立起来的精英团队”。叶的“错误”,首先是接受60多岁的董总首席执行长莫泰熙“过早退休”,接着是不续聘合约期满又不要应征的新院院长柯嘉逊,才会引发重重风波,最终引来重拳偷袭。

我不明白为何YB刘始终锁定“雪邦新校地”。丰隆献地,在叶就任董总主席之前,谈判、讨论,柯、莫都有参与,若要追究责任,怎么说也不是叶需“独担大任”,何况,董总和新纪元学院又不是老叶个人的,凭什么要那么抬举他?所以,我也不明白“精英团队”为何会采取这那样“倒叶变成抬举叶”的糊涂策略。

回到雪邦新校地问题,如果YB刘能玉成雪州政府拨地,对平息新院的后续风波,还是很有帮助的。“城市校园计划”至今没人提呈《可行性报告》,不能算是正式建议,而雪州政府拨地却完全可行。此事由YB刘领导,必然事半功倍。我期待着YN刘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