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颂

“酒是水之神”,这是挺酒派给于酒的最高赞誉。不过,不管你是挺是骂,也不得不承认酒是一种独特的奇妙饮料,不可取代;或者也可以说,酒是一种和人类同步发展的玉液琼浆,几千年来,始终如一。

酒是怎样来的呢?那完全是大自然的恩赐。自然界有大量含糖野果,而空气里、尘埃中和果皮上都附着酵母菌,在适当的温度湿度下,就有可能使果汁变成酒浆,人类无意中尝到如此非凡美味,从中就悟出酿酒之道。从出土文物中,我们追溯酒的起源,那是距今4、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而人工酿酒活动,则是在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一万年前 ~ 3600年前)、出现了农业之后才开始的。

酒是如此源远流长,必然有其流传千古的因素。今人即使不要喝酒,又岂可轻言“禁酒”?对中华民族而言,酒是历史的一部分,饱含民族感情,也是文学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酒已融入中华文化,流动在人们血液中,贯穿在庄严的祭祀、每一个节日、各种喜庆、社交场合,并且已成为饮食文化的主调,待客会友的重要角色,感怀悲叹的疏解圣品,挥毫写诗的灵感来源 …. 那醉人的爱情,新婚的祝酒,结义的美事,胜利的欢庆,自由的喜悦,商场的豪宴等等,如果没有酒,总是美中不足。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曹操的豪迈,缺酒无从发挥,当然也不能“煮酒论英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样的奇幻境界,自然是酒才能营造;“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得以传唱至今,也多亏有酒;“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无酒焉能有如此名句?明朝那两个白发渔樵,如若不是有“一壶浊酒”,又怎么能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酒呀酒!古今多少事,都在杯酒中!有人认为酒是万祸之源,也有人认为酒是穿肠毒药。平心而论,酒就是酒,人们把酒酿了出来,再把酒喝进肚子,是忧是喜,是祸是福,都是人类自取,关酒何事?把罪责推到酒身上,正是人类死不认错的劣根性,人们不自我检讨,反倒禁这禁那,舍本逐末,终究是徒劳无功,恐怕是“禁令不知何处去?酒香依旧和春风!”

酒之害,在于饮者,就如车祸,问题在司机。不拿司机治罪,反倒禁止使用汽车,正是“禁酒”的荒谬之处。世上物事,都有两面性,禁得了多少?互联网的危害够大了,禁吗?只要放宽心怀,古今多少事,都会很美好。看看以下对联,你当会心一笑∶

酒气冲天,飞鸟闻香化凤,

糟粕落地,游鱼得味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