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1. gilbert
    一月 18, 2010 @ 9:16 上午

    我和沈先生相识于当初参加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时,期间曾与一位同志到先生家拜访过他老人家一次,过后就没什么联络。后来听另一位同志说他去了中国养病时,还想等哪一天有时间再去看看他,没想再听到沈老的消息时,他已是骑鹤而去了。这情景竟和当年与我亦师亦友的徐子健先生离去般神似,心里惦着他却就是没行动,瞬间斯人已逝。无论如何,两位先生生前都曾颂扬传统文化,欲图还我中华之魂,皆留有事业精神于人间。士之相知,温不增华,寒不改叶,生死如故兮!

  2. wang shennan
    三月 5, 2010 @ 7:48 下午

    我于2000年随魏书生思想交流团至马来西亚访问交流,当时与沈董进行了长时间的接触,深感沈董为人之豁达,精神境界之超然,并曾有幸受到沈董之赞扬,10年后惊闻沈董仙逝之噩耗,心中无比伤痛,愿沈董之精神永驻人心。

有话要说?请在此回应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