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官司,看清政客!

这两天,都在忙着见律师。为何见律师?因为我们一大帮人起诉发展商Bidari Ehsan Sdn Bhd的官司输了。帮我们打官司的大律师S.N.Nair,五年前接手这个案件时,信心十足的告诉我们,这是一个Sure win case. 为何Sure win?因为发展商违约,没有遵照合同付给买主租金。合同这样写:位于万宜大学城的宿舍单位购买者不能自住,由发展商包租十年,转租学生,每月租金RM 330,发展商收取管理费50,给屋主280. 十年租金总计RM33,600,等于宿舍卖价,也就是说,买家只需付10%定金,就可用租金付还银行贷款,非常值得。第一期2千多间宿舍顺利出租,屋主也顺利收到租金。

发展商在2002年再建第二期,我们无意中看到广告,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在经纪的安排下到现场视察一番,并无可疑之处,就签下合同。2005年宿舍建好,发展商来信,说政府收缩贷款,很多学生交不起学费,生员大幅度下降,宿舍没人住,无法根据合同付租金,希望我们给时间他们重组。

合同就是合同,不能随意违约。有人闹到行动党郭素沁那儿。她借用服务处,并介绍奈也律师。律师讲话很大声,但收了每单位一千,2-3百个单位共2-3十万后,官司打了五年,连审讯都还未开始,前几个月告诉我们官司败了。败在哪里?那些还未还清银行贷款者,打官司需先获得银行书面同意!

这两天我们见的律师。第一件事就是: Bank’s consent. 奈也为何不懂这个?官司打了五年,才来跟我们说,我们没取得Bank’s consent.

由于律师的忽略或无知,让一个赢定的案件输了。律师是否需要负责?而介绍这样一个律师给我们的Teresa Kok, 在执政雪州后就当我们为无物,在充双方调解人时,我们觉得她帮发展商多过帮我们。

从这件事,我们清楚看出政治人物丑陋的一面,一旦执政,脸就变了。因此,这次官司失败,与其说是我们“遇人不淑”,不如说是我们给政治人物骗了,和给徒有虚名的大状骗了。

民可載舟,也可覆舟,TK, SN, 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