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左老右齐出击,新院风波无了时!

新院风波,演变至今,“演员”越来越多,戏码越来越怪;旧戏还未结束,新戏已经登场;“演员”卖力表演,“观众”莫名其妙。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老右”林玉堂与“老左”陈凯希这全新的“组合”,为何要在风波即将平息之时,“粉墨登场”。

老右与老左“情投意合”,联手出击,坊间有精彩传言,不便引述。现只针对陈的大作《华社华教聚散看今朝》(见12月31日南洋商报),发表一点浅见。

陈提出的“全面解决新院风波”方案是一个“两头蛇”方案,即柯嘉逊、潘永忠同任院长一年,过后潘才正式上任,领导新院。这个方案,理论上说不通,实际上也行不通 — 随着柯12月底离开,这个方案已没有意义。但我们不防分析一下这个方案∶两个院长,谁比较大?出现意见分歧时,听谁的?如果新院出什么差错,谁负责?等等等等。许多具体事务,不是站在外头指手画脚或凭空想象可以解决。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要一个异议者和林玉堂同时担任华总主席,或和陈凯希共坐海鸥大家长位子,你们可以接受吗?如果不能,就不要“施于人”。

说到董总特大,10对3,当然是少数要服从多数。陈提出“多数尊重少数”,不知是否想翻案?因为特大通过“不续聘柯嘉逊”,而陈却提出继续让柯做一年。我很奇怪林、陈这两个局外人,怎么可以那么不“尊重”董总特大的决定?难道要董总的多数董事“尊重”林、陈这两个局外的少数?

陈批评叶新田“像铁板一块,一味照章行事,对外界批评充耳不闻”,有失偏颇。有些事必须“照章”,特别是出现意见分歧时 — 如董总特大,柯派“照章”要求召开,叶并没有“充耳不闻”,而是“照章”召开特大,表决结果10对3,柯派却不服,反骂叶“照章行事”。真是照章错,不照章也错,换成是林、陈,碰到这种“只许赢、输不起”的对手,你们“顶得顺”吗?

对于“华教内部出现矛盾”,陈认为“大家要把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无事”。可是,对于新院纷争,陈却“建议在最短的时间内,召开全国热爱华教团体、热心华教人士、有良知人士的大集会,共同探讨解决新纪元风波的方案”。这根本就是讲一套做一套,自相矛盾,恐怕不仅无助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反倒适得其反,把风波进一步扩大。再说华社对新院风波看法南辕北辙,召开那样的大会,只有让分歧加深,完全无助于解决问题。

回到陈文的主题《华社华教聚散看今朝》,他坦言∶“我担心的最坏局面,莫过于左派老友分裂,华教人士也分裂”,听其言,陈似乎很担心华社能否继续团结。然而,主观愿望是一回事,实际效果是另一回事。一月一日,我出席一群老左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主题是“请陈凯希尊重全体老友”),会后交流时,有一老左(他是陈的好友)宣布将辞去所有与陈相关社团的职位,只保留凤凰友好联谊会会员籍。陈的言行,是促进团结还是加速分裂,大家心中有数。

如果真想让华社华教保持团结,前提是不管团体或个人,大家必须互相尊重。“尊重”的意思,是必须承认彼此都是独立的个体,具有主权和主见∶华总的事,由华总去处理;董总的事,由董总去处理。谁若是想“捞过界”,试图干预他人或其他社团,肯定天下大乱。陈、林应该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名为“调停”,实际上是“否定”—否定董总领导层,否定叶新田。华社如果认同这种“否定”行为,你否定我,我否定你,那么,不需“敌人”打压,我们自己就把整个华社和华教否定掉了!

董总领导层内不乏专业人士,他们绝对有能力处理新院事务,无需他人指指点点。亮出“华社”、“校长”、“元老”、“老左”等名号,把董总评得一无是处,随意发表意见指挥董总,未免自视太高,欺人太甚。以这种态度充当“调解人”,华社、华教能和好团结才怪呢!

如果真的希望新院好,大家理应立即“收手”(不管是黑手还是白手),让潘永忠博士安心管理新院。人家还未上任,就胡乱质疑,新院怎能风平浪静?学府就是学府,不是“群雄逐鹿之地”,还请各路英雄、枭雄们,放新院一马,以大局为重,就是华社和华教之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