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新院学生的公开信

各位静坐的同学们∶

看到报上你们静坐的照片,让我不禁想起60年代我在南大罢课的情景。我们那时罢课,是为反对新加坡政府变质南大的《王庚武报告书》,参与学生众多,声势浩大,有几个星期,校园布满红头兵,我们得穿过盾牌棍子兵阵,才能从宿舍走到文、理学院。

我们那时罢课,目标明确,就是反对《王庚武报告书》,和政府对着干,轰轰烈烈。罢课期间的各种活动,也是多姿多彩∶除了每天的演讲、歌舞、戏剧节目,文学院生出版《南大快讯》报纸,理学院生设立《南大之声》电台,“战火”延烧新马两地 — 不过,最终还是失败了。

你们现在静坐,却只是要表达自己的心声,“维持现状,续聘院长”,格局狭小,令人失望。姑不论柯嘉逊不获续聘已成定局,你们的诉求,在实际上也行不通。你们想想,这几月来,你们敬爱的院长及主任们做了多少错事,讲了多少重话,院方和董事已经撕破了脸,如果要他们“维持现状”,是维持双方对立的现状呢,还是维友好合作的现状?如果是前者(维持对立),有什么意思?如果是后者(友好合作),院长和一众辱骂董事的主任们,能欣然接受叶新田的领导吗?而董事们还有可能不存任何芥蒂,顶着“没有人文素养”的骂名,和这些骂了自己几个月的受薪职员合作愉快吗?总之,“维持现状”对学生一点好处都没有,为什么你们那么坚持呢?

说到“续聘院长”,你们应该知道,柯院长是合约期满不获续聘,而他也表示不想留任。董事会公开征聘院长,合情合理合法。如果柯院长不满意一年一聘合同,他在签署之前就得提出意见,或者不签抗议。合同就是合同,既然签了,就得尊重合同精神。等到合同期满才来抗议,还连累学生,在情在理在法都说不过去。为了一个不尊重合同精神的院长,静坐抗议,值得吗?

最近马华党选,领袖大换血,落马者有发动党员抗议吗?美国总统选举黑人胜出,白人对手有发动种族战争来夺权吗?这些国内、国际“换班”大事,告诉我们∶领袖可来可去,没有谁是不可取代的。如果有一个机构,总裁苦心经营了8年,居然变成“不可取代”,那么,他就是第一个应该被取代的人!

最后,请你们仔细分析风波由始至终的各种课题,如主任不获出席理事会议、舆论指责叶新田诚信有问题、理事们没有专业资格、新院变质、雪邦新校园条件苛刻、城市校园计划、学术自由、校园自主等等,你们认为那个才是关键呢?为什么最后会归结为“维持现状,续聘院长”呢?只要你们想通了,应该会同意我的意见∶整场运动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打倒叶新田。至于为什么要打倒叶新田,你们到网路上去找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