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事实戮破谎言,让历史说明真相

(本文在赤道论坛www.chidaoforum.com同步发表)

作为一个南大校友,对于同是南大人的刘锡通那种语无伦次、乱七八糟的文章,读了很不是味道:像这样思维混乱的律师竟然可以不顾大学生和专业人的身份,成日胡言乱语,简直丢尽南大人的脸!

刘锡通最近为陈成兴的著作《论述马来西亚华教运动与杰出领袖 — 批判叶新田掌控下的“董教总路线”》写序,题目是:《梳理历史脉络,扫除一切浮翳》。这篇序文和他的其他文章一样,就是堆砌空洞的理论,而提不出半点实质的东西,目的只有一个:抹黑叶新田,打倒董教总。

董教总和新院已经“变质”?

读刘锡通的文章,不能给他的歪理带着走,而应分析重点。刘那篇序文的主要内容,是董教总已经“变质”,新院也变质了。至于如何变,由何质变成何质,就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只要对他的乱文稍加“梳理”, 特别是首页把《水浒传》放在右下角,就不难发现,他把华团的活动等同梁山好汉的武装起义,而叶新田等一如既往采取积极协商、争取的策略,等于“变质”,还莫名其妙的给华团一路来的斗争策略,安上一个所谓的“董教总路线”名堂。

左倾幼稚病

董教总和华团应该放弃现有的协商、争取,而去搞政治或武装起义吗?这是所有华团领袖与会员必须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即使是当年的社阵、劳工党,搞的也只是宪制斗争,而非武装起义;现在的行动党、公正党等,更只是议会斗争,与武装斗争风马牛不相及。在我国,进行武装斗争的只有前马共和北加共,不过已经停止。华团活动,从来就不同于政治组织,更非梁山英雄式的农民武装起义。

刘、杜、陈等如此“捞乱骨头”,可谓完全脱离现实,绝对不可能行得通。以前有一个很传神的形容词,叫作“左倾幼稚病”,然刘杜陈等一把年纪,杜乾焕还是从执政党混过来的,还能“幼稚”吗?因此,我宁可相信这些人肯定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董总和新院越变越好

从2008年至今,董总有改变吗?当然有,根据我亲身观察(并非道听途说),董总的最大改变,是老莫不在了,形势更好了。一个组织,如果因为一个主管离开而“变质”,那么问题肯定出在这个主管身上,而非刘杜陈杨等所说的是叶新田造成。理由很简单,老叶在2005年上任,而老莫在2006年退休(当时他已年过60).老叶上任初期,老莫还总揽大局,因此没有传出董总变质的说法。老莫退休之后,由其他人接任,董总就“变质”了。老莫离开等于董总变质,这种逻辑,只有刘锡通之流才讲得出。

一个华团主管,在董总25年(比前总理老马还长),竟然无法培养出一个接班人,也不能根植其理念,导致个人一走,组织变质。在管理学上,这叫作“无能”。一个无能的主管,早走早好,有什么理由搞出一场风波,即使将组织搞垮也在所不惜?这种人,漫说能力有问题,人格更是低劣,走何足惜?

莫在2006年就退休

莫早在2006年决定退休时,董事部连欢送会的细节都谈好了,但他不接受。到了2008年,莫竟然“东山再起”,出面大骂老东家。莫不甘寂寞的原因从来没有说明,应该是属于“不可告人”的私密,我们稍后可加以分析。他们不说明理由,但又不想离开董总与新院这两个“地盘”(说穿了是“大筹码”),就拿叶新田开刀,对他极尽人身攻击的能事,虚构“罪状”,抹黑诬蔑,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要继续掌控董总、新院,号令华社,因而一个退休、一个想走的头头,就与朋党们精心策划,掀起了一场华教界最大的风波,在华社内部造成大分化,客观上起了削弱华团力量、拖慢新院发展的作用。说他们是华教破坏分子,也不为过。

柯早就不想续聘

新院的情况,是柯嘉逊早在2005年就想走,叶新田接受李万千意见,挽留他多做一年,接下来一年一聘。到2008年,柯不要续聘,董事部接受并公开聘请新院长。柯和莫一样,突然又想留下来。本来他可通过应征寻求留任,但这个备受华社礼遇的英文人,傲慢自大、目中无人,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新院没有他就会关门大吉,竟然“吊起来卖”,不去应征。独立的遴选小组一致推荐条件极好的潘永忠教授担任新院长,柯也就断了续任之路。(由此可见,柯嘉逊即使应征,也未必中选。)

一间华文学院,聘请一个不谙华文者担任院长,全世界只此一家 —- 你敢想象世界上任何一间英文大学或学院,会聘请一个不谙英文的人去当院长吗?华人的宽厚,造就了英文人柯嘉逊掌管华文学院。柯本应战战兢兢做好本分,但他却过度自我膨胀,以为自己无可替代、无人能及,才会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不能降低身份去应征 — 我不要走,你们就必须自动续约!

“三剑客”变成“四人帮”

宽厚养成不肖子,新院的风波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当然,新院这种奇特现象,也是因为掌权25年的莫泰熙照顾朋党所致。只是风波来得那么快、那么猛,加上吴建成在新院风波期间那样落力的“表演”,让我几乎可以断定,李、莫、柯这“三位一体”的“三剑客”,已经加入一个好斗的吴建成,形成“四人帮”,才会令莫、柯联手反扑,并对董总、新院发动一场近乎疯狂的大攻击。

新院长、新希望

现在,新院在潘院长的领导下,绝大部分课程取得认证,媒体系获准以中文教学,又多开设几个新科系,形势一片大好。只是短短一年多,新院已经具备升格大学的条件,加上潘教授的谦谦君子风范,各华团、组织、甚至草根民众,对他爱戴有加,无条件全力支持。这所民办华文学院,正以全新的面貌、强大的生命力,朝向优秀高等学府的康庄大道迈进!

“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彻底失败

回头再翻翻董教总的历史。我们不妨重温80年代李、莫等“有志之士”主导的那场“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运动。这场加入执政党的所谓“斗争”,离“武装起义”十万八千里,用现代语言,叫做“拥抱国阵,被它纠正”,简单的说,就是“投降主义”,比之宋江的接受招安,不遑多让。其实,在加入民政党之前,他们找过马华,开出条件:打安全区,中选后安排担任副教育部长。时任马华总会长的李三春棋高一着,大打太极:“你们先进来,其他以后再说。”他们也不笨,转身就走,退而求其次,找上傻子医生。傻子医生面懵心精,开大门迎接,好几个华教精英,就这样为傻子医生所用,个别精英还顺利当官。这场运动如果还有什么“贡献”的话,就是壮大了民政党。

2008年新院风波期间,他们大骂叶新田被马华“收编”。但只要看看他们到马华求官的历史,就会明白,比起他们的“升官图”,叶新田和黄家定在春节期间齐齐穿上红色“峇迪”向民众拜年,不过“小儿科”。

从加入行动党到大骂行动党

“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彻底失败之后,他们又高调加入行动党。“独裁”的林吉祥让他们去打安全区,结果柯嘉逊中选灵北区国会议员。但他只是当了一届“父母官”,在第二次竞选时,竟然填错参选表格,将行动党安全区白白送给马华。这种不可能出错的事情,发生在博士级“华教精英”身上,很多人根本不相信这是无心之过,坊间因而有“500万”的传言。但柯对自己这个不可原谅的错误非但毫无悔意,还高调退出行动党,进而出书大骂行动党,让人不得不相信以上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这场“运动”,伤害了行动党,对华教也没有任何好处,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事后行动党的发展说明,没有他们,行动党更加好。

最后的“诉求”运动,也是草草收场。但主导运动的“有志之士”不仅没有自我检讨,还让郭全强一个人去“吃死猫”。可以说,这些人的参政“功绩”,篇篇都是血泪史。

从失败走向失败

华教界在这些自封精英的主导下,教育、教改交不出成绩单,几场政治运动,也是一塌糊涂,让人看来看去,所有的运动,都是在铺设自己的“升官之路”,还导致左翼阵营大分裂,进步力量大削弱。这些从来没有成功过的“有志之士”,在屡战屡败之后,还妄想继续“领导”华社,后果不难估计,就是“从失败走向失败”,而华教与华社的力量,将进一步被削弱。

刘锡通既然那么喜欢“梳理历史”,为什么对这几件轰轰烈烈的“历史大事”只字不提?放掉20多年的历史不理,却专找只任几年董总主席的叶新田晦气,若说刘是在梳理历史,他的历史,也是狗屁!

“林连玉基金”是一间有限公司

现在,他们齐集“林连玉基金”。我们不妨看看有他们在这个组织有什么了不起的“政绩”。—“林连玉基金”不同于当年由15华团组织的“林连玉基金会”。有人查出来了,“林连玉基金”这个组织的注册名称是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Berhad,是一间有限公司,中文名刻意叫做“林连玉基金”,为的是方便筹款,与争取华教利益无关。(其实要成立一个基金会条件苛刻,民间组织很难获得批准注册。)

“林连玉基金”在搞什么?搞政治吗?— 不明显;武装起义吗?看不出 — 也许暗中搞,我们看到的只是搞筹款、发文告、办讲座,连“协商、争取”也看不到。刘锡通等既然要董教总去搞政治、搞武装起义,为何自己不带头搞?由此可见,讲一套,做一套,正是这些人的看家本领。因此,今后任何人被该组织要求捐款时,需得特别小心,因为你们的捐款若不是被用来搞政治或暗中搞武装起义,就是供养一批有限公司负责人时不时发文告、久不久办讲座而已。 大钱小用、捐款误用,很冤枉。

其实,林连玉一生清贫,生前也没要求人家供养,现在这些拿着林连玉令牌的人,当年也没有照顾过他老人家。林去世,他的名字却被用来为一间有限公司筹款,供养一批朋党。林如果泉下有知,恐怕会从坟墓跳出来抗议。

何谓“董教总路线”?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陈成兴的书名点出“董教总路线”,是有意在华社内部挑起路线斗争,进一步分化华社。董教总一路来都是以维护华文教育为己任,何来“路线”?硬把政治圈内的路线斗争带入华社,只能是企图分化华团组织,削弱华教力量,没有半点建设性。

有参加华团活动的人都知道,华团成员来自各党各派,特别是马华党员,几乎每个华团都有。闭着眼睛在华团内部搞路线斗争,谁跟谁斗呀?斗什么呀?林连玉基金的滚滚诸公,还有支持他们的各路“精英”们,你们最好快点表态,与陈、刘划清界线,否则被这两个乱人拉下水,让人误以为你们也要在团体内部搞路线斗争,就会成为千古罪人了。

以“硬暴力”对抗“软暴力”

刘在序文中特别给叶新田套上一个罪名,就是“软暴力”,并试图以林肯智的“硬暴力”来对抗叶新田的“软暴力”。这是什么狗屁理论!刘是不是觉得目前的暴力还不够多,要制造多一点“硬暴力”,让更多人头破血流,他才能称心如意?—- 还是“律师”呢!在这个老糊涂律师眼中,叶新田不打人、不骂人,该死!陆庭谕调戏女学生、女记者,该赞!林肯智扰乱毕业礼、打伤董事长,有前途!—- 这就是华教乱人的狗屁道德标准!

刘如果真的要推广“硬暴力”,为何不自己出来打?挑唆一个离校生冒充工作人员行凶,正是这些缩头乌龟的一贯本色。

骂方山,骂错人!

刘文还以相当大的篇幅骂方山,说方山“犯的错误是对事实真相没有厘清、对事情因由不求甚解”,“结果就越行越歪、越走越邪”,“空空洞洞的白说一场”等等,真是骂人不用本钱!方山的文章题目是《平息风波,迎接华教发展新时期》,有什么错?刘锡通对方山口诛笔伐,正显示他们这些乱人,是意图再掀风波,阻扰华教发展。不过大家放心,这些乱人没有群众基础,只是“得把口”,终究“越行越歪、越走越邪”,成不了气候。

顺便一提,刘文在吹捧莫、柯时,用了一句成语“虚假委蛇”,错了!正确的写法是“虚与委蛇”(读音:xu yu wei yi)。奉劝这位糊涂律师,今后写稿,先给朋友看一看,免得又再出错,贻笑大方。ð

(2008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