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之罪,何患无辞!

练瑜伽也会被禁,始料不及。

8月初,我平生第一次参与瑜伽课程,为期6天。这课程主题是“生活的艺术”,教导的是“呼吸的科学”,但课程的入门,却是瑜伽。我真正想学的,其实只是呼吸法。

此课程除了瑜伽及呼吸法,还有许多激发心灵的说教、静坐和游戏。这类内容,的确可以深入人脑,拨动心弦,值得单元主义者担忧。不过,他们宣扬的是世界和平,鼓吹素食,提倡“无疾病的身体,无紊乱的呼吸,无压力的心智,无偏见的理智,无阴影的记忆,包容一切的我执,无悲伤的心灵,无暴力的社会”,都是一些正面的内容,教导人们向善向上,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担忧的因素,不知为甚么有人会害怕,而想立法禁止教徒们练瑜伽。

我们这一班共60人,只有一个马来先生,一个印度小姐,其他都是华人。几天接触,我相当肯定其中大部分是佛教徒,我也相当肯定,上了6天课程之后,佛教徒依然是信佛教,基督徒也还是信基督教,回教徒更不会背叛回教,像我这种没有宗教信仰者,当然照样逍遥教外,不会因为学瑜伽而变成兴都教徒。

为什么我们不怕瑜伽而禁止子弟学瑜伽?因为我们自有一套牢不可破的信仰(我的无信仰其实也是一种信仰),我们对自己有信心,也对我们的子弟们有信心,同时我们也有足够的智慧和胸襟,去接受成年子弟们选择不同宗教信仰。

那些禁这个、禁那个,左怕异族人、右怕异教徒者,其实是怕自己 — 怕自己能力不如人、智慧不如人、勤劳不如人、经书不如人、定力不如人…. 所以需要这也禁,那也禁。华文教育,强调“有容乃大”,“海纳百川,所以成其大”,因此,我们可以接受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我们可以走遍五湖四海,中华文化可以传承五千年。如果我们的老祖宗一开始就只会“禁”,我想,这个民族和文化,可能早已烟消云散,哪里还能把 “中华文化无限好,发扬光大永无穷”传唱至今!(这是我母校华仁中学的校歌歌词,严元章博士填写。)

我特别欣赏两年前胡锦涛主席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一个音符无法表达出优美的旋律,一种颜色难以描绘出多彩的画卷。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客观现实,是当今世界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进步的主要动力。….. 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的差异,不应成为相互对抗的理由。我们应该积极维护世界的多样性,推动不同文明的对话和交融,相互借鉴而不是相互排斥,使人类更加和睦幸福,让世界更加丰富多彩!”

当美国人已经选出黑人总统,我们却还在为一种源自印度的健身运动而惶惶不可终日 — 我只能叹息再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