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生的责任有多大?

近日,又看到首都某独中学生沿街向路人筹款,这应是该校第N次筹款活动,学生足迹遍雪隆,有时还走到其他城镇,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如建跑道、换电梯、帮同学、学会活动、奖助学金等等,而顶烈日、冒风雨,穿街过巷,越州跨城,到处向国人宣示:我的学校钱不够用!

为了学校的软硬体建设而让学生上街讨钱,已经很不应该,可恨有的校长还把这种无可奈何的乞讨行动神圣化,美其名曰:第二课堂教育,并把所谓的“第二课堂”无限放大,连外国的地震、海啸、水灾等等,也叫学生出街“受教育”!

我们都知道,独中学费特高,功课也特重—因为要兼修统考和政府考试两种课程,很多独中还有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强制学生最少参加一项,因此在校时间很长,课余还得做功课,如果还要发展自己的才艺、打打球、玩下游戏、上一下网、找朋友喝茶、与父母沟通,肯定时间不够用。而学生如果不能在中学时期培养起自己的专长,进大学要如何选科?“因材施教”又从何落实?

现在连学校的软硬体建设、活动经费、同学有难、外国天灾……也要学生负责,简直把学生宝贵的课余时间剥夺殆尽!学生在校属弱势群体,无从反抗,但我们应该抿心自问:学生有需负那么大的责任吗?

华校设立董事部,责任就是替学校找钱,特别硬体建设,不可能来自学费,董事们责无旁贷,需要负责。叫学生出校筹款,等于要学生分担董事责任,好意思吗?我知道有人会抬出大道理,说是培养学生爱校精神—真的如此吗?举个实例,在我就读华仁中学时,并没有“筹款”这种活动,但我的同学、校友毕业几十年来,经常都在为学校出钱出力,爱校精神无庸置疑。反观现在的年轻独中毕业生—特别是上述独中的毕业生,讲到学校就冒火,叫他们继续“爱校”,门都没有!

董事筹不到钱,可以叫学生“帮忙”,但学生交不出功课,谁能帮忙?学生时间不够用,谁能帮忙?学生不愿做伸手将军,筹款不足规定数字而被校长责骂,冤向谁诉?作为学生,他们的责任,不就是搞好学业吗? 学生有需兼负董事的责任吗?有需要肩负慈善团体的工作吗?

有个校长说,这是一种锻炼,死读书没有用,我们的教育理念是有教无类,学生不应一味追求分数,而要走入社会……好像筹款也是一种教育。

我们不妨从实际情况中衡量这种“教育”的效果。

这世道,有钱的地方,就有空子。通过学校筹款赚外快,太简单了!不论是竞走卡、义卖券、还是特刊广告,动点小脑筋,就有钱进袋。小孩都不笨,笨的是大人。我们可以继续笨下去,但学生呢?他们还要继续荒废学业,上街讨钱以养校吗?— 他们是有交学费的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