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国度

日前从书架取下《榴莲国度》这本书,抓紧时间看一看。这本书作者是林悦,买了好几个月了,没仔细看。翻过目录,是梁文道的序∶“一个北国读者的来信” ,里面有几句话很有意思,抄录于下,与大家分享∶

“……在林悦的国家,…….. 有一部分人的处境是与众不同的,当其他国家的国民要用记忆去唤醒自己爱国的情绪时,这些人的爱国却要以失忆为前提。其他地方的 人用历史去确认自己的身份,在这里,确认身份的办法却是抹除历史。其他地方的 人以母语去构筑自己在世界上的起点,这些人竟然要用失语来证明自己。”

说的是大马华人。可悲不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