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从心开始

《双折射》专栏

“教育发展大蓝图”一公布就引起反弹,是意料中事。敢如此说,是因为凡要“革新”,必先“革心”,心不变,再怎么“革”,也只是一些政策或措施上的改变,而无法“除旧立新”。

怎样看得出我们的官爷们“心不变”呢?从最近相关大人物的言行和教育政策的一贯走向,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的教育发展大蓝图能真正“就教育论教育”,而成为惠及全民的教育改革大计划。何况我们“国情”独特,很多好政策都会产生“行政偏差”,像这“张”事关各族子孙后代的“教育发展大蓝图”,官爷们草拟前不征询民间意见,公布后还是一幅“我最对”的样子,官僚作风丝毫未变。以“不变”的思想作风,拟定“应变”的教改计划,能有多大成效,大家心中有数。

看看“大蓝图”的发展纲领∶► 民族使命; ► 国家发展改革; ►民族教育政策; ► 文明回教; ►完整国家蓝图,我们可以看出,“大蓝图”依然是偏重国民学校与回教教育,而把三大民族的另两个教育体系(华,印学校)摒弃“图”外。虽然部长大人声声“保证”国家绝不会亏待这两大种族,但“保证”不等于“保障”。这有如一家三兄弟,大家长在法律文件上注明财产全归大儿子,却对愤愤不平的二,三儿子保证“我不会亏待你们的”,一样无法令后者坦然心安。

说到教育改革,“大蓝图”强调教育制度大革新,减少政府考试科目,加入作业与人格评估,并加强电脑教学等。这些措施很好,但与真正的“教育改革”,却还有一大段距离。如果考虑到我们一些宝贝老师不专业的教学态度甚至变态的处罚学生手段,“作业与人格评估”这项,就预示了实行后会产生各种偏差。

在大专院校,改革的重点是“学术自由”和“结社自由”,这两点,“大蓝图”好像没有“提供”,大专生不获松绑,改革只能是纸上谈兵。对于中小学校,教育改革的重点应该是“成人又成才”,而且是成人在前,成才在后。借用石滋宜博士的话∶…光是改变教育方式的教育革‘新’,已不足以应付外界环境的迅速变化,想要成功变革,就必须从教育革‘心’开始。换句话说,教育目的应该是在培育受教者养成‘情感智慧’—也就是人类心灵的成熟度,来自心灵力及脑智力的完全结合。一个具有情感智慧的人,才能经常保持心灵的稳定,控制自己的情绪去接纳相反的意见,能自我激励,不断学习新的知识与技术,去面对环境变化所带来的各种挑战。在这种教育目的下养成的人才,才真的是‘学会如何学习’的人才。

我们的“大蓝图”,看不到“革心”的内容。革新而不革心,等于换汤不换药。教育改革,还是停留在知识的灌输上,而无法培养出真正具有情感智慧的人才。

其实,我们手握大权的官爷们,就不具备“情感智慧”。他们心智不够成熟(在党大会挥舞短剑,口出狂言就是最佳写照),听不进异见,把许多议题列入“敏感课题” 或以“官方机密法令” 盖紧,官路上所言所行,其实是在制造“单一思考,单一标准”的国民,因此,由他们所设计出来的教育“大蓝图”,也离不开“强调绝对性,也就是一个问题只能有一个正确答案,其他解释都是错的。这种教育方式下产生的单一思考,单一标准的人才,不仅不能接受不同意见,也缺乏足够的逻辑思考力,大幅的削弱人对环境变化的适应力,而易于遭淘汰。”

以上石滋宜博士的论述,难道不就是我们教育现状的最佳写照吗?我国由上而下,有多少缺乏足够的逻辑思考力,缺少适应力的“人才”?可以预见,这些人很快就会被全球化的浪潮淘汰掉!

看看美国的教育方式,我们就知道我们教改的路还有多远。

美式教育,生动灵活。小学二年级已开始编组做项目(Project),日常作业,只要做出来,就是好的,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美国人不让学生死记硬背,不让学生只从书本学习知识,而是培养和启发学生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让学生从多方面去认识问题。他们让学生知道去那里找寻所需的知识,以及培养他们综合使用这些知识的能力。

此外,美国学校很注意让学生从社会中,大自然中获取知识。学生们经常去旅行,去工厂,农场作实地考察,活学活用。对他们来说,求学是件轻松愉快的事。美国会成为超级大国,教育制度的灵活创新功不可没。

其实,教育的目的不外是让学生认识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而不是读书考试作功课。学生认识了社会环境,长大后才能立足社会;认识自然环境,才懂得如何与大自然和平共处,而不致成为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

认识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的过程可以很轻松,很愉快。只要我们走出课室,走进商场,工厂,报馆,社团,实地认识他们环境和操作方式,边讲边学,肯定可以学到很多活的,有用的知识;走到户外,现成的花草树木,风雷雨电,都是教材;夜里仰望星空,满天星斗我们认得几个?如果懂得黄道12宫的来历和位置,我们就不会太迷信星座预言了。

我国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有多少这样的活教学?活的成分越多,死的成分相应减少,教育才有发展可言。既然政府决心为下一代绘制一幅更美的图画,我不明白为何不能在“动笔”前集思广益,召集更多“画家”,集合更多彩笔,仔细拟定草图,各方考虑周全方才动笔呢?

走笔至此,我想借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几句话供我们的官爷们参考∶

“一个音符无法表达出优美的旋律,一种颜色难以描绘出多彩的画卷。…历史经验证明,在人类文明交流的过程中,不仅需要克服自然的屏障和隔阂,而且需要超越思想的障碍和束缚,更需克服形形色色的偏见和误解。”

“教育发展大蓝图”,难道不应该这样画吗?! ♣

(本文发表在2007年1月23日《东方日报》[东方名家]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