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问题,千古一叹!

发生在1966~1971年间的甲洞木屋居民反迫迁运动,至今已经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来,尽管科技发展一日千里、民主人权运动此起彼伏,但我国的居住问题依然严重。唐朝大诗人杜甫的感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放到千年后、千里外,依然叹不完。

随着屋价的高涨,普通人要买房子是越来越难了,特别是城市地区,一间普通千来方英尺的公寓,售价高达数十万,“高级”地区,公寓售价可达百万。排屋、半独立、独立式房屋,售价更是天文数字。城市打工一族,通常只能望屋兴叹。相对于唐朝,现今“无壳族”,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什么“大庇天下”,处境比杜甫还不堪。

屋价以“几何级数”攀升,加薪却是“数学级数”,不但永远追不上,而且越追越远,“房事”成了许多人的终生梦魇,“房贷”也成了他们的终生债务。

如果能顺利“买到”一间屋,尽管债台高筑,都算有个“自己的”栖身之所。在资本主义社会,房屋骗案可说层出不穷,就以雪州万宜大学城为例,十年前,该区发展商打出“大学城宿舍,包租十年”的广告,吸引许多小市民、大集团和大老板投资。宿舍是每间约300平方英尺的双人房,家私、浴室、网络齐备,售价RM3万6,发展商以月租RM330出租给学生(每人才百多块),扣除50管理费,屋主可得280。只要拿出头期3千6,贷款90%,为期20年,月供不过250多一点,还有“盈余”。

3千6,很多人拿得出,因此,投资者极多。该区第一、第二期发展计划,共有4千多单位,买主超过千人。2005年宿舍建好,发展商以“政府收紧大专贷款(PTPTN),住宿学生人数不足”为由,单方面撕毁租约合同,不发租金给宿舍买主。

部分买主将事情闹上反对党服务中心,新闻见了报,更多受害者加入抗争队伍,总数超过200人,在反对党中心开会选出代表,并集体聘请律师和发展商打官司。由于是发展商单方面毁约,那个光头大律师看了合同,告诉大家:”This case SURE WIN!”律师费每单位一千,光头佬收了20多万,搬了新Office,官司打了5年,结果输了。 SURE WIN 的官司为何会输呢?律师自有一套不成理由的理由。至此大家明白了: SURE WIN 的是律师,不是小民。

部分输家后来去找消费人事务处,那巫裔“处长”看了合同,大骂发展商和政府,发给小民一份 Award 以示支持。不过没用处,后来这些人再去找张天师。张说这样的案件他看得多了,根本问题是法令不公,发展商有恃无恐,平民百姓根本无可奈何。

至今兜兜转转七八年,发展商也被人告上法庭宣布破产,名下产业被清盘师接管,事情好像有了转机,其实还是一样,买主一样拿不到钱,而银行贷款可不能不还。最糟是那些宿舍不能居住,买主分居各处,联络不易,要“抗争”,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全无,条件比当年甲洞居民还坏,能不叫人发出“千古一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