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吴建成

日前看到杨善勇的文章:“你不知道的吴建成校长”,主要是针对谢请发有关尊孔独中的两篇文章,杨说谢“讲古”兼“抹黑”,并举出三件事力证吴之“气魄与气质”。第一件,吴曾被扣留8年。被扣留能显示什么“气魄与气质”,又与“好校长”有什么关系?可说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的朋友里面,被扣留过的起码可以装满一卡车,可没人敢自鸣清高,或自认可以做校长。

也就因为扣留者做校长这事过于“传奇”(某小报日前就吹捧吴为传奇校长),吴十年来不断以扣留者身份,利用学校礼堂,在周会上不厌其烦的对全校师生讲他在扣留期间的威水史,包括被政治部官员玩小鸟,每次讲足2小时,浪费大家时间。对这种政治训话,学生评语是:“讲来讲去都是那‘三督屁’(粤语)!”

别人做校长通常有兼课(像吴的前任曹南彧校长就有兼上一堂生物课),吴做校长不仅不兼课,连巡视课堂也免了,还把本来有教书的老师调去做助理,加上外务秘书、内务秘书及其书记们,吴手下的“助理”,多达6-7个,大企业的CEO也没他过瘾。因此尊孔独中教职员与学生比例接近1:10,即10个学生养一个教职员,至此你应该明白为何尊孔每年有5-60万停车场租金收入,学费又偏高(每月学杂费:基础班500元,初一至初三特辅班500,初中370,高中理400,文商390,美设班410,餐理班500-550)还是“钱不够用”,甚至成为60独中里面筹钱最多的一间。尊孔毕业生在开玩笑时会说:“我们最厉害就是做乞丐!”

第二,万家安曾在一篇文章中道出,吴建成也给过他协助(足见家安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可惜杨没说明为何后来万家安会站在吴的对立面。谢请发也在尊孔服务过,而我在家协和董事会多年,掌控的都是“第一手资料”,绝非“讲古”兼“抹黑”。吴当时笼络万家安,是要利用他为“尊孔百年”写校史,并非“爱心爆棚”,别搞错了。而我们连同其他许多董事,有的自己离开,有的被吴弄走。为何走?因吴太过目中无人、专横霸道,董事们有的怕“失位”,有的怕“失工”(尊孔董事有的承接学校印务,有的承包冷气维修等),有的怕被冠上“干预校政”的帽子,都不敢出声。所以吴可以“家尊孔”十年(他是唯一住在学校的教员级人马)。

协助一个有利用价值朋友,能有什么“气魄与气质”?又能成为“好校长”的因素吗?显然又不是。

第三,退休前,吴将个人退休金2万令吉捐给林连玉基金,5千令吉给雪隆老友会,还给教职员送上2台按摩椅。杨高度赞扬吴“典范所示,自不待言”。好了,这些小动作有什么了不起?捐钱给上述两机构者不计其数,吴捐那么一点钱,有什么大不了?送按摩椅给老师,今后他们才会时时记得他。最近12行政主任联名写信弹劾黄奕成校长,逼董事会要他在正式上任2个月12天后就辞职(还短过商界普通职员的“试用期”—尊孔董事居然乖乖听话,足见吴余威仍存 ),让位给吴的同道潘永强。那封信的行文口气和呈交方式,都不失“吴派”风范 —- 按摩椅绝对不是白送的!

文章引述沈德和披露尊孔2010年SPM考试成绩略有进步,总及格率为98.1%(及格而已)。可惜他没引述统考成绩。在雪隆区,尊孔独中已是家长末选,学生不仅成绩差,纪律也有问题。最近我见了几个现任家长,大吐苦水,老师随意处罚学生,加上师资不足,教师欠缺专业精神,学生有的已离校,有的准备转校。提倡“有教无类”收了许多弱势生之后,无能管教,2008年一次过开除80个学生。—- 这些和“校长”有关的事项,为何杨善勇不讲呀?

说到欢送会,大家应该熟悉“送瘟神”的故事,二者大抵差不多。根据我们掌握的资讯,吴真的不想走,他赌气呈上辞职信,没想到董事会“敢敢”不挽留(很多董事“受够了”),致使“大错铸成”。不过通过12行政主任逼新校长辞职,总算扳回一局。

拿一些和“好校长”无关的小事或小恩小惠来挺朋党,正是杨善勇的看家本领。他没在尊孔与吴共事过,所写全凭道听途说,却敢敢指责掌握第一手资料者是“讲古”兼“抹黑”!“勇” 是勇矣,可惜只是“伪善愚勇”,不成气候。正像某个连“董总”都不知道的小辈,也敢出来胡乱点评新院风波一样,华社与华教能不让这些乱人弄得越来越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