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聪明一点

新春期间,看了几套好片,受益非浅。第一套是长篇连续剧<潜伏>,再一套是<长征>,第三套是电影<十月围城>。三套戏尽管剧情各异,但讲的都是革命。革命若要成功,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万众一心。所谓“众志成城”,只有大家朝向共同的目标勇往直前,哪怕旧势力布下天罗地网(十月围城),孙中山也能安然抵港,会见一群革命志士,并迅速把几股革命势力拧在一起,在统一指挥下,部署起义,并成功推翻满清皇朝,建立民主共和国。

议会斗争与革命一样,选民必须目标一致,才能成功。308的震撼,在于马来人挑战华人:“我敢支持行动党,你敢支持回教党吗?”华人答:“你太小看我了,上届大选我就投回教党啦!”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选民不约而同舍弃天平,就能产生翻天覆地的作用,致使政治版图重新划分,民主进程跨前一大步,两线制初步成型。

两线制成型之后,需要成长及巩固,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的,依然是目标一致、拧在一起 — 不过这次不应只是舍弃天平,而是全力支持民联,把独立候选人也排除出去,才有可能引发另一波海啸,实现成熟的议会民主。

可是,现在却有所谓的“精英”,在华教及华社范围内提倡“第三条路线”,否定民联的制衡地位和能力,并妄想以“第三势力”,取代民联的位置。姑不论这些人有没有这样的能耐,这种理论明显的就是在分散民联选票,让国阵坐收渔人之利。

有些事情必须串联起来,才能看得清楚。如果大家不健忘,应该还会记得20多年前“打入国阵,纠正国阵”那场热火朝天的华教政治运动。当时掌控董教总秘书处的,就是目前提倡“第三条路线”的“精英团队”。“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在当年就已证明是一场彻底失败的运动,而竞选时期,由于代华教出征的都是华人,对手自然就是行动党。比如甲洞选区,郭洙鎮对垒陈胜尧,就使选民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最后虽然还是服务记录良好的陈胜出,但选票已被分散了。

“打入国阵、纠正国阵”运动,无端端壮大了民政党。民政党是国阵成员之一,打入国阵等于壮大了国阵,而被打者,显然是行动党。

我们在运动开始时盲目支持,在运动失败后又没有追究检讨,致使这场“壮大国阵,打击行动党”的运动,不了了之。我们很傻。

接下来,一个顶着“华教斗士”光环的英文人柯博士,以天兵姿态加入行动党,获“独裁”的林吉祥破格重用,给一个安全堡垒让他竞选,顺利中选后,作了几年官,竟然在第二次大选时填错提名表格,丧失竞选资格,把反对党安全区白白送给国阵!换作是日本人,早就切腹自杀以谢党国了。但我们尊贵的博士毕竟喝过洋水,不但没有半点歉意,还宣布退出行动党,进而出书大骂行动党!

从霹雳州变天的教训,清楚告诉我们,一席之差,足以让政权易手。所以,柯博士“填错表格”,看似小事一桩,实则是罪不可赦,(对此坊间有精彩传言,不便引述。)可是由于他头上顶着“华教”的光环,没人敢骂他。

“博士失官图”,明显的是国阵得利,行动党遭殃。我们很傻,没有责备他; 行动党也很傻,没有追究责任,对于他书中的指责,也没加以驳斥,因此他退党后还是好汉一条,可以很风光的换个地方继续发号施令。

但他显然没有多少地方可去,想不到牢牢掌控董教总的“精英团队”把他当宝,重金礼聘到新纪元学院,让一个不谙华文者担任华文大学的院长!如此壮举,堪称世界奇观,和教育部委派不谙华文者到华小当校长一样不可思议!然而精英团队总有一套似是而非的说辞,把所有的不合理都说成理所当然。我们信任董教总,他们的谎言过了关。

我们的宽大与信任,为这些人提供一个更大舞台,最终演出了一场五胡乱华般的院长带领学生示威闹剧,新院和董教总差点给“玩完”。— 文章写到这里,你可能会问:那么多年来,董事们干什么去了?他们不能出来主持大局吗?答案是:他们被秘书处架空!而掌控秘书处的,就是“精英团队”。

新院风波期间,精英团队那种疯狂的抹黑与造假行径,让许多人错愕不已,华教同道们开始反思,他们不能容忍这些人继续乱搞。群众的力量在新院掀起一个华教的308,那些不负责任的“自封精英”,终于撤出盘踞二十多年的堡垒,转而抢占“林连玉基金会”,继续他们的斗争。

这次他们提出“第三条路线”,目标明确,还是直指包括行动党在内的民联, 意图在民间团体搞第三势力,以便来届大选分散民联选票, 阻止两线制的实现。

你看,当行动党有所作为时,他们“打入国阵,壮大国阵”;当行动党议席日多时,他们把安全区拱手让给国阵;当行动党参与组成民联,两线制初步成型之际,他们提倡 “第三条路线”,扯民联后腿……

串联起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我们还要继续傻吗?不,我们要聪明一点!我们不但不要再听他们的,还要拒绝他们,以308的政治智慧,在来届大选投下神圣一票,掀起另一波政治海啸,缔造国家新纪元!

在华教圈内,我们也一样要同心同德,心明眼亮,支持董教总,搞好新纪元!

尽管雄关漫道真如铁,我们也有决心迈步从头越!华教伙伴们,加油!  ð

(201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