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像大过天!

尊孔国中、独中为了一道小小遮篷,竟然惊动警方“调停”,还上了报纸头条,虽属意外,也在意中—- 因为相当了解独中董、校的处事方式。

“独中董事会是以有关工程将阻挡消防车救火及孔子塑像的视线为理由提出反对,并声称有关校舍主权归尊孔独中所有,任何工程在进行之前,理应得到独中董事部的认可。”(摘录报章新闻报道)我不明白的是,国中在8月10日去函照会独中,独中收到信后,却迟至两个月后的10月5日,才回信表示反对,显示独中并不重视国中的建遮篷的意愿,也不很重视本身的“主权”。等到国中建设工程已达70%的12月16日,才叫警方前来阻挡,还抬出家长、学生,说“工程的进行将严重影响师生进出校园的安全。”这种处理事情的态度,完全无助于解决问题。如果双方从8月就开始磋商,只要拿出诚意,必定会有解决方案。动辄报警,是何道理?

国中本来要乘学校假期动工,为的就是怕工程影响师生教学。独中慢条斯理的态度,必定影响工程进展,如果拖到开学后还未完工,影响一定更大。可见抬出“师生安全”的大道理,不过是借口。

说到“有关工程将阻挡消防车救火”,也不成理由。大家肯定看过消防局,其大门有多高,心中有数。国中遮篷高达5公尺,肯定高过消防局大门。消防车出得自己大门,肯定过得尊孔遮篷。何况吉隆坡高架公路、天桥、隧道(高度皆不及5公尺)无处不在,诸位几时看过消防车架着云梯在路上飞驰?可见这理由也不成理由。

因此,“阻挡孔子塑像的视线”就是独中反对的唯一理由。孔子学说广受尊崇,“尊孔”无可置疑。不过,尊敬孔子主要在于行动,而非立个塑像就代表“尊孔”。立个塑像,把孔子当神来拜,对于主张“敬鬼神而远之”孔子,恐怕不符合他老人家的意愿。在教育上,孔子除了“因才施教”、“有教无类”等创见之外,他教导学生的态度,首先是“爱学生”。国中建篷,就是基于“爱学生”,要为学生遮风挡雨,独中董事却以“尊孔学生是不怕风雨”大力反对,令人啼笑皆非。“不怕风雨”是真的叫学生去淋雨吗?请独中董事慎言。

再说,独中孔像贴墙而立,脚下是停车位,前面是多用途(操场、球场、马路)场地。学生打球,抛斜了,可能就直击孔子鼻梁;停车时,若司机误踩油门,车子直冲孔像基石,车毁像损人伤亡,后果严重,何必呢?现在为了石像的视线问题,反对国中爱学生,孔子地下有知,恐怕要顿足捶胸,大叹“朽木不可雕也”!

至于独中副董事长骆清忠说“我是专业工程师,我敢相信,这项工程是不符合建筑规格,未经消拯局批准。”经过了解,国中这项工程是合格工程师设计,一切依足手续。骆以“我敢相信”随意批评,实在有欠专业。华教圈内,出现争执,理应秉持孔子的“中庸”态度,就事论事,诚意磋商,没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对自家主权内的事务,漫不经心,拖拖拉拉,临急才以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招警处理,不仅无助于校园“长治久安”,也不利于解决“主权争执”。董事“不懂事”,独中有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