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衣着引人犯罪?

国内安全部副部长拿督佐哈里在上议院回答提问时表示,女性因喜欢拎名牌手提袋,以及衣着性感,而成为被掠夺的目标。

章瑛认为这种谬论是笑话,可是我实在笑不出。因为我这个衣着保守,拎无牌手提袋者也曾被掠夺,而身边亲友,被掠夺者也大有人在,她们衣着手袋同样朴素平凡。身为国内安全部副部长的拿督佐哈里,不做调查研究,不知国内治安的败坏程度,就在上议院这神圣的立法机构信口雌黄,实在有辱国体,也像章瑛所说,他根本不配当副部长。

作为众部长“上司 ”的首相,如果也认同佐哈里的谬论,那么,我国的不负责任文化,就是从立法,司法到执法,一脉相承,牢不可破∶恶人照样视警方为无物,警方照样推卸责任,部长照样不知人间疾苦,罪犯照样逍遥法外,人民照样面对掠夺,治安照样每况愈下…

样样照样,国民遭殃。

从逻辑上看,如果佐哈里的理论成立,那么,所有高官富豪们的华夏豪宅,给强盗打枪,也要归咎于他们的屋子太豪华,才会引起劫匪贪念,进而入屋打枪 — 强盗也是人,经不起诱惑,所以错不在他们,而在于有钱人过分炫耀。

名车也一样。新车美车令人眼红,心生妒嫉,不抢过来,心理难以平衡。所以抢车无罪,罪在你的车子随意乱放,又没锁好,给人抢去,活该!

佐哈里是否要“劝请”贵人,富人们住陋屋,驾老爷车以减低罪案?

我们活在当下,享受着现代丰裕的物质与精神文明,可我们的权贵们,思想却还停留在封建时代,腐朽程度令人咋舌。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因为他们想永远保有他们的财富地位,所以不容别人反对。钳制反对声音的第一手段,就是压制女性。把占人口一半的女人压住了,另一半就比较“好办”。因此,我们看到某些臭男人把有关女性的罪案都归咎女人,而无关性别的罪案如打抢银行,住宅,车子等,才会引起他们关注。

丹州的女性衣着“不当”罚款500与佐哈里女性衣着性感引人犯罪论,都一样是封建思想作祟。我们的父母官,口头上要带领国家往前进,但许多时候却想倒退到封建时代,让我们小民十分茫然。思想指导行动,这些官爷们如此矛盾,我们到底何去何从?

跟随,不知路在何方;不跟,则会被套上“不爱国”甚至“反国家”的大帽子。— 这又是另一个不合逻辑的推论。国家是国家,政府是政府;国家只有一个,政府却可以换来换去,二者决不能放上等号。特意划上等号,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有人想千秋万代做政府! ♣ (本文完稿于2006年1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