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真无奈!

现在是凌晨4点半,我还坐在电脑前。2点多时上床躺了老半天,就是睡不着,只好起身,吃了两片面包,一杯美禄,精神好得不得了。这样的时辰,除了到网上自言自语,还能作什么?

这几个月,发生许多事情,其中新纪元风波,还让我卷进论战。如果看表面,无疑得支持柯嘉逊,但我在尊孔领教过吴建成的专横霸道,读了柯与24主任的所谓“诉求”,加上从旁了解,已经大概掌握事情的真相。我看到柯正走上吴建成和莫太熙的老路,即意图架空董事会,一人独大,为所欲为。这也是很多社团执行秘书在位太久、难以避免的自大狂症候,无可救药,害人害己。

为什么这些人会变得那么疯狂?我想, 这应该是许多社团的领导层过渡依赖秘书处所至。社团领导,大体都有自己的生意或职业,难以亲身处理会务,只得设立“秘书处”,多则数十人,少则三、两个,全盘处理会务。有的乡团,连会长的演讲词,也要秘书代写。久而久之,秘书就成了社团的总指挥,会长理事都得听他的。何况会长任期有限,秘书聘约无限,新领导班子,更得听任秘书处安排。真实情况变成秘书处操控理事会。我们看报纸,看到的是某会长、某主席亮相演说,其实,背后的“导演”才是正式的“发言人”。

表面上看,这些领导们风光无限,实际上,他们有些可能只是秘书的“玩偶”,我写你说,说错你负责,多合算!如果像我的校友会,没有秘书处,理事们凡事亲力亲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因为理事们都得做事,所以职位没人争;因为没纷争,所以很团结。— 但也因为如此,我们无法办很多活动。

大型社团,理事们断难亲力亲为,很多社团 — 特别是教育机构如独中、董总,常年缺钱,理事们还得不断出钱。要出钱,就得找钱;要找钱,就没有空处理会务 ,这正是秘书处得以“坐大”的原因。

如何在“依赖”和“主导”之间取得平衡,很考华社的智慧。董总和新纪元作为教育机构,秘书、院长“没大没小”,不懂礼数,得寸进尺,咄咄逼人,目无尊长 ,已经失去“领头”的资格,还想博取同情,斗倒董事会,举着华教反华教,恶人先告状,华社不乱几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