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围城

4月,吉隆坡全城沸腾。27日傍晚,苏丹街、茨厂街一带已是满街黄衣人,入夜人流更多,茶楼、摊档、街边,各色人等一堆堆、一群群,吃饭、喝茶、谈天,大家都笑容满面,准备明日与更多人汇合,勇敢表达共同的心声:要求一个干净、公平的选举。而独立广场周围,也有大群人齐集静坐,无畏无惧,表达不满。

28日一早,市中心各街道人潮越来越多,黄、绿相间,走上街头。净选”连上“稀土”,“黄绿”带出“龙虾”,各种诉求集中到“老街”,环环相扣,形成千军万马之势,淹没首都。

大人物说,这个集会目的是要挑起人民对政府的仇恨。作为普通人,我要说,是当权者的所作所为激发民怨,“仇恨”是当权者制造出来的。(把自己的错误推卸给别人,也是“仇恨”的根源之一。)有句俗话:“人在做,天在看”,眼下则是“政府在做,人民在看”,人民就是天!那么多的贪腐弊案,人民看得清;面对“五十年不变”的“你民我主”政权,人民已经忍无可忍,才会自动自发从各方赶来。

另一个只会制造问题的狗奴才,说428的30万人是被“收买”,我们只能当他是疯狗乱吠—- 反过来也证明了这只无良肥狗,一路来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钱”!

30万大军进占首都,如果能顺利集合到独立广场静坐,大街小巷肯定不会挤得水泄不通。当局封锁广场,人民只好分散各处,游行抗议。本来,选举、稀土、老街、边加兰封海计划已经够多课题了,现在无端端多了一个封锁广场,只能激起更大的民愤。

独立广场是人民的,市政局有什么理由加以封锁?人民和平集会,为何要水炮、催泪弹对付?全球几十个城市和国内多个城镇同步举行静坐抗议,全都和和平平,为何只有中央执意与民为敌?这次比709更变本加厉,除了暴力对付参与者(包括70多岁的老妇人),还殴打记者,真不知所为何事!中央煞费苦心下乡、进城派钱、派地契、派公民权,与民握手、喝茶,争取民心,一场水炮,就把所有“努力”冲得一干二净。如此自我“倒米”,令人摇头叹息:这些人如何能担当起治国大任?

傍晚回到家,网络上的428现场照片、视频已经多到令人目不暇给;到了晚上,剪接完美、配上音乐、字幕的短片开始疯传。人民大军内满是人才,许多片子非常专业,而且是集体创作,各角落的情景都清晰显现。429,各国各城镇的抗议照片、视频也集中起来,形成一个掩盖全球的黄绿浪潮。

从各方接收到的信息,民怨已经沸腾,而且遍及各领域。在抗议队伍中,我看到了大老板朋友、外坡老友、家庭主妇、孩子的同学、朋友 …… 在我周围的马来朋友、印度朋友,不分种族、宗教,大家亲切友善,相互点头微笑,在遭遇水炮催泪弹时,递上水瓶、粗盐,互助互爱,有如一家人。有人说,这才是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立刻有人纠正: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四月围城,让我们看到人民的力量,也让我们看到国家的前景—– 光明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