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岸与王涛

因着“鲁迅生平展及学术交流会”,我认识了著名诗人吴岸和他的弟子王涛,也碰上了认识不久的严秋霞小姐和第五台前辈名主持林清,“收获”超乎想象。

吴岸与王涛,一老一少(吴七十开外,王不到五十)、一白一黑(吴白须白发,肤色也白;王一头黑发,皮肤嗮成古铜色),一个从文,一个务农,“身份”悬殊,各分东西(吴住东马,王在西马);一个十指弹出行云曲,一个“顶天立地”理桑园。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都看不出这两个人怎么会如此“情投意合”,数十年如一日,驰骋诗坛 — 可见“诗”的威力足以跨越年龄、拉近距离、冲破界线、直达心灵。

在富贵集团属下“中华人文碑林”的茶堂内,管委会成员严秋霞小姐为我们泡上好茶。茶堂只有两面墙,另两面与优美园林连成一体,习习凉风穿堂而过,令人心清气爽。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吴岸与王涛唱起了王作词吴作曲的一首歌,两人真诚对望,双手随着节拍舞动,歌声带出诗句,诗句变成旋律,和谐又有活力。通过眼神的交流,两人心神合一,互动有序,配合得天衣无缝,令人动容。我绝难想象,这个道貌岸然的老诗人,如何能够那么从容又认真的随性吟唱,还唱得那么好 —- 也许这就是诗人的真性情。

从碑林回到曾荣盛的大房子,几个朋友天南地北的闲聊了好几个小时。有人说,看画要站在一段距离之外才能看出其意境,看人嘛,却一定要零离方能看得真切。面对面看吴岸,随和、健谈、敢怒敢言、敢吟敢唱,谈得兴起,会朗诵一首自己或王涛的诗;朗诵意犹未尽,两人时而独唱、时而合唱;唱得兴起,问荣盛:你家有没有Keyboard?(因为一看就知道没有钢琴)如果荣盛有Keyboard、钢琴或吉他,当晚会是一场热闹的小型音乐会。

在“鲁迅生平展”开幕礼上,有一个“茉莉花”歌唱及舞蹈节目,女高音的歌声没得弹,而背后白衣伴舞(由创价学会会员呈献)的妙曼舞姿,让歌曲更加生动。吴岸过后说:看到那群孩子伴随歌声起舞,再看看舞台背板鲁迅的名言:俯首甘为孺子牛,我发现鲁迅的横眉好像低垂了,柔和了 …… 我无言,因为自己实在看不出背板上的鲁迅画像前后有什么不同 —- 难怪我不会写诗!

至于王涛,离海归农以后,还是用海的情怀拥抱诗歌,用农的忠厚谱写心曲,认真、专注,是他对诗的承诺。这样的态度也用在农事上。他离开波涛汹涌的大海,回到迷茫的陆地,做什么好呢?从零开始,他选择了种植桑树。在一片不大的土地上,他的桑园枝繁叶茂,还种了几个不同品种。桑叶桑椹都是宝,桑枝还能美肌肤。在他认真照料下,桑园小有名堂,连电视台都去作专访,刚好当晚播出,让我们有机会和萤幕上的“明星”同席观赏(王涛有个明星脸),获益不浅。

我的朋友里面,文人有一些,诗人好像没有。短暂的接触,发现“诗人”果然与众不同,他们感情特别丰富,视角别具一格,率性、真格,有时还带有顽童的调皮、歌者的豪情、智者的悲悯和学者的博闻。也许真要如此,才能写出好诗。

能认识吴岸与王涛,是人生一大快事,谨以歪诗一首,纪念这次奇遇:

相遇是缘分,偶然也必然;世事如棋局,暂且留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