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怎么会变成这样?

柯大博士又出书了,这次是骂董总。如此行为是意料中事 — 只要记得他当年因自己填错竞选表格导致丧失国会议员竞选资格、接着退出行动党、进而出书大骂行动党的陈年旧事,对于他这次离开新纪元,出书骂董教总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这种不忠不义 之人,居然还有人捧场,可谓华社一大奇观。

柯在推介新书的同时,竟莫名其妙地“指示”老左们重读马克思的《资本论》,如此乱套,不知是博士精神错乱,还是红卫兵上身,不然怎么会自以为可以“领导”老左,并拿早期外国人分析经济的理论,来“指导”眼下大马的华文教育问题?!

雪华堂改选,陈派手握九十多张秘密代理人票(Proxy)和依靠五十多个临选交费的社团,得以“狂胜”— 如果扣除这百多票,陈团队就会“惨败”。可谓“胜也Proxy,败也 Proxy”!陈靠一场精心策划的“扑落戏”,总算把古润金团

队“扑落”,顺利当上隆雪华堂会长(百年难得一见的“扑落会长”),整团人还能欣喜若狂,委实不可思议,而这场好戏的总导演,竟然是民权律师,不由令人对这些“华社精英”刮目相看!

日前七大华团代表会见副首相,会谈结果令人鼓舞,各华团领袖都持积极乐观态度。但就有所谓的“南大文学士”(南大生中如此自我标榜者,大概只有他一个)撰文冷嘲热讽,好像这七个人都是废人,竟然不能促使慕尤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文中指名谩骂叶新田,实际上却骂完七大华团。我很奇怪,像他这种只会写点短文、在社团内全无贡献的小人物,凭什么骂完所有人?

这世道,半边脸黑的笑人面有污点,伪善愚勇之辈专门造谣抹黑,拼凑文字狗屁不通的骂人垃圾也叫“政治诗”,不谙华文的二毛子要扮演“华教救星”,民权律师主导“扑落”选举,“有钱人”要为老左导读《资本论》,离开他就要出书骂他的叛徒哲学竟然是“进步”的道德制高点…..哎!华社怎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