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运动中的逆流

新纪元风波平息之后,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而实际上暗流汹涌。在2009年9月26日,这股暗流终于浮现。一帮华教的失意分子(杜乾焕、潘永强、莫泰熙、林风等),在新山一家酒店举行的“新纪元、董教总、华教运动”讲座会上,杜发表了分裂华教、误导华社的“宣言”。以下就其重点,给予驳斥。

杜乾焕的论文,题目为∶“我国华文教育面临危机 — 在迅速政治变更中的母语教育”。杜文的重点,主要是∶

1,把“母语”和“第一语言”放在相同的位置。他说,“采用母语或第一语言教学,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有些人,特别是那些以英文为第一语文的家长们,会支持英文教数理。对他们来说,英语就等同他们的母语。….以学生的第一语言来教学,可以说是得到广泛的支持和肯定。”(杜文第三段)

杜乾焕是个“英化人”,支持“第一语言(英语)教学”无可厚非。问题是,董教总坚持的是母语(华语)教学,两码事。我国是英殖民地,尽管独立五十多年,英语还是强势语文,特别在雪隆区,不懂英语,难以生存。举个例子,我大半生住公寓,住过不同地区几种不同公寓。这些公寓社区尽管建筑各异,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居民委员会,而所有的居民委员会,开会时都用英语,所发通告也悉数用英文。雪隆许多商场,通用语是英语。如果你只懂英语,在本区绝对能够活得逍遥自在,因为英语是本区商界的“普通话”,也是许多人(不分种族)的“第一语言”。在各族浓厚的英语情意结下,“第一语言”地位显赫,根本无需华社苦苦争取。

华社和董教总争取的,是“母语教育”—–  也是华族以华文华语教学的权利,和“第一语言(英语)教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废除英语教数理”课题上,华、巫、印三大族群的代表性组织立场一致(分歧只在于以“母语”或“国语”取代英语)。如果以杜乾焕的观点,“以学生的第一语言教学,可以说是得到广泛的支持和肯定”,那么,根本就不需搞什么“废除英语教数理”运动。这场运动能搞得轰轰烈烈,而政府也顺应民意,决定废除英语教数理,说明了一般人并不把“第一语言”和“母语”等同起来。杜以“博士”身分,代表“英化人”突出“第一语言教学”,不过是“分裂华教、误导华社”的拙劣伎俩,大家一定要严正看待,不要因为座上有一个“董总前首席行政主任”,就以为这些人可以代表董教总、甚至华社。

2,在其论文中,杜乾焕还主张把董教总变成一个政治组织。他说,“任何形式的社会运动,必须参与宏观的政治变革运动,才能取得成功。…..董教总必须参与各民族的广大群众一同展开的社会政治运动,它必须扮演重要角色,打造一个新的社会政治环境…. 这个斗争必将全方位地改变马来西亚人民的生活和未来,也带给华教运动重要启示。…. 董教总绝对有必要像以往那样,成为进步力量的一员。积极地跟压制自由和异议的反动势力进行抗争,让母语教育享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杜文第五段)

众所周知,华教和华社组织向来强调“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从广义上说,任何社会运动都是政治运动,但华团并不把自己的活动视为政治运动,他们周旋在各政党与社团之间,灵活的为社群争取权益。董总行政楼,3楼砌上“民政党捐献”,4楼则是“马华公会捐献”。这两个政党,捐钱给董总建大楼。如果他们是“反动势力”,当年为什么要接受“反动派”的钱?建楼时老莫坐镇董总,他有反对吗?还是当年董总主张“要钱不要人”,或者是楼建好后就翻脸不认人?这是杜乾焕在发表论文前应该弄清楚的。

从现实情况看,华教运动要持续发展壮大,就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无论在朝、在野政党,都是团结对象。大家如果“有眼看”,应该看到许多华小的董事是马华、民政党要,他们在国中、独中也一样出钱出力。正常人都不会因为他们是执政党人而把他们当敌人打杀 —- 只有一小撮别有居心分子如杜乾焕、潘永强、莫泰熙、柯嘉逊、林风等,才会假华教运动之名,把一切他们看不顺眼或意见不同者一概视为异端,连一些左派分子,也成为“斗争”对象。

这些人,左也斗,右也斗,因此,杜文所说的“进步力量”,就只能是那些盲从他们、听他们指挥的人。只要你“听话”,就不需计较是左是右,是人是鬼。这些所谓的“精英分子”,目中无人、自以为是,他们在董总、新纪元时如此,离开董总、新纪元后也是如此。

杜博士在论文中,不断“指示”董总“必须”这样,“必须”那样,不知凭什么?董总有章程、有制度,其董事们绝对知道应该怎么做,何须姓杜的指指点点?如果杜、莫、潘、林等立意要“打造一个新的社会政治环境”,他们应该自行组织政党,“积极地跟压制自由和异议的反动势力进行抗争”,不要一味叫别人去做,自己却只会躲在幕后指手画脚。

社团有社团的“结社宗旨”,政党有政党的“斗争目标”,不能相提并论,混为一谈。叫董总去“对抗巫统”(杜文第二段),“在下届大选中,它必须努力促使更具有竞争性的两线制的出现” (杜文第五段),简直是不知所云!难道杜博士认为目前两线制还未出现?而董教总比民联更有条件“促使更具有竞争性的两线制的出现”?杜是政治幼稚还是痴人说梦?如果杜真的有那么“远大”的志向,应该留在民政党大展宏图。退出政党,却跑来社团“贯彻”政治议程,若非被人利用,就是别有居心。

被人利用也好,别有居心也罢,都请留在你们那个小圈子尽情施展,不好隔空“发功”,制造分裂。随着政治的演变,华教目前虽然有些利好情况,但前景依然险恶,不能掉以轻心。在这个时候,莫泰熙等一小撮失意分子,却意图成立“独中校长理事会”,组成“独中教育联盟”,以另一个变相的“董教总”,将华教运动来个彻底大分裂,让本来已经非常险恶的前路,更加荆棘满途。

这些满口“自由民主”的个人英雄主义者,不能接受民主的裁决,不愿服膺别人的领导,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刚愎自用、专横霸道,以为自己不可取代,失去权位就搞破坏,什么“华教”、“独中”大课题,都是他们实现个人议程的幌子,相信的话肯定上当。

莫在当天的谈话中,讽刺“目前独中运动处于一个‘无人领导’的状态”,进一步说明莫等人狂妄自大到极点。他这样说的言外之意,是只有他老莫才能领导董总,他一走,独中就‘无人领导’了。如果给这种人领导国家,可能会认为那一天自己死了,地球就会停止转动!

至于林风,却胡乱假设新院“变质”,并毫无根据的诋毁“新院朝学店发展”,而对柯嘉逊走后,新院媒体系获准用华语教学、中文系获课程认证等利好因素视若无睹,明打着是要欺骗听众,以达到破坏新院的邪恶目的。

林在演讲中提到“独大有限公司”,大骂张光明等人。我认为有些原则必须先弄清楚。新院校地,是早年热心人士捐赠独大有限公司作为建立大学之用。胡万铎等独大“股东”申办大学失败,后来这片土地,建起了由董教总教育中心兴办的新纪元学院。现在,胡等几十个股东,死抓着人家捐赠的土地不放,尽管自以为很有道理,但旁人绝难相信胡等没有私心。我想提醒这些人,捐地者是捐来建大学/学院的,不是捐给一间“有限公司”的几十个股东的,请你们弄清楚。你们既然无能办成大学,理应主动把地送给新纪元。几十人霸着人家建大学的地段,还不顾章程广招一千名会员的规定,拒绝捐款人申请加入独大为会员,是要“关起门来好办事”吗?关起大门,霸着茅坑不拉屎,所为何事?你们敢说你们“拥有”这片土地吗?我想,华社会测量你们的脸皮有多厚,胃口有多大,私心有多重!

华教运动的逆流已经涌现,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千万不可给他们的什么“博士”、“前董总首席执行员”等衔头吓昏了。他们的言论和行动都显示他们是在搞分裂、搞破坏。所有真正维护华文教育者,有需要认真分析他们的歪论,注意他们的行为,团结一致,站稳立场,阻挡逆流,则华教的前景还是光明的!■

(2009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