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仁中学,路在何方?

上周末(26及27日),两天都很忙。周六,出席董教总教育中心会员大会,一切顺利。这次会议选举6名个人董事,李云桢以最高票当选,很高兴,会后拉了几个隆、怡朋友到Lake Club喝酒 — 其实志在聊天。朋友常相聚,难能可贵。如果不是怡保朋友赶着回去,我看,聊到晚餐时间都不奇怪。

周日,和一帮校友南下巴都,出席母校70周年校庆,同时庆祝学校多元舞台与老师宿舍落成。华仁中学近十年间,硬体建设增加不少,至今,校园虽大,但空间已满:课室、礼堂、师生宿舍等等,占满了篮球场、足球场之外的空间,中马校友都觉得:够了!再建下去,就得牺牲球场,学校就会变了样。

从一些董事的口中,我们发现目前学校的宗旨是尽量收生,今年学生已达2800名。学校的收生制度基本上是来着不拒,理由似乎是:许多家长都是捐款人。人家捐了钱,没理由不收人家的孩子!成绩不好也得收,有教无类,一个也不能放弃。

讲出来是一篇大道理。中马一些校友担心,这样漫无节制的收学生,我们还能建多少课室?多少宿舍?多少活动中心?此外,独中年年入不敷出,我们还能筹多少钱来貼?我们不想干预母校的事务,但若在收生方面不设顶限,最终董事和校方都会面对问题。

“有教无类”的结果是需要加办职技科目。前此学校设立“纺织科”,有学生写信给董事会、校友会,大骂校长没处理好,致使他们无法如校方所说参加统考,去台湾深造纺织;现在则有“服装设计科”,当晚节目重点就是服装表演,让我看得不是味道:服装不美,表演不专业,还出动幼童,不知想表达什么?同桌有校友说,我是大耳窿,改天捐一大笔钱给学校,做了董事长,就开个大耳窿系,担保学生毕业后钱途无量。

从学校的动向,我看到尊孔的影子—-当晚,吴建成、李万千、莫泰熙都是座上嘉宾,该不是前来“指导”陈蔚波校长把华仁办成尊孔吧?

华仁中学,应该有自己的道路 —- 当年严元章博士掌校时,其实已制定了办校方针。从他的文章《梦境里的中学》,理想的学校只开20班,每班20人,合共400人。如果他看到目前华仁中学2800名学生的“盛况”,不知会不会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