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加入否定董总大合唱

新纪元风波,从雪邦新校园计划、城市校园到叶新田学位,再到院方的4诉求,发展到目前的院长续聘问题,我们看到的是院方基本上处于主动地位。最近一些社团和个人先后表态挺柯,使问题进一步扩大,也让我们意识到,新院和董总之间的纠纷,已经不是叶博士的诚信或柯院长的续聘那么简单。从院方一波接一波的咄咄逼人攻势看来,以及最近叶新田和邹寿汉双双在尊孔独中董事复选中从副董事长及董事长的位子上被拉来,可以看出这已是一场否定董总领导层的运动,而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各种课题。从院方攻势的猛烈,说明这场运动计划周详,全面发动,势必要把叶、邹等人拉下马,以达到掌控华教领导权的目的。

就因为这场纷争志在倒叶,所以,我们看到院方(包括其支持者)炒作的课题都很奇怪,如主任们强硬要求列席理事会议、假博士、大学自治与学术自由、理事会成员须具有学术资格、城市校园计划、到院长续聘问题等,只要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些课题都是被刻意“炒”上来的,这些问题完全不需公开辩论,搞成“大件事”,其实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以下分析,供大家参考。

主任们强硬要求列席理事会议,不合常理。既是“列席”,就表示只有在邀请下才能到场,如果非要列席不可,那已经不是“列席”,而是“出席”了。列席、出席分不清,如何以理服人?

假博士问题,老叶共有3个博士学位,受质疑的只有Kensington大学的博士学位,但就算是这一个,连最爱攻击老叶的杨善勇,也承认叶有提交博士论文,可见不是假冒或钱买,他是博士毫无疑问。现在新纪元学院有很多科系不获国家学术鉴定局批准及鉴定,照样颁发文凭,他日有哪些毕业生成为社会贤达,他们的学术资格因此受到质疑,难道也是他们个人的诚信有问题,而新纪元完全没有责任?

有关大学自治与学术自由,主任们要求的,其实是任由院方自把自为,理事会不得监督。从他们公开辱骂叶新田、指责董总领导层的自由行为看来,院方不是没有自由,而是太自由了。因为一间没有学术自由的学院,却拥有辱骂董事的自由,不是太不可思议吗?如果董事会让这种放任行为继续下去,就太不“懂事”啦!

说到理事会成员须具有学术资格问题,那些没有学术资格者被视为不合格,叶新田有资格,就以“假博士”作人身攻击,张光明博士有学术资格,也有人拍桌子骂他不合格。说来说去,好像只有院长、主管们及其朋党有资格,不如他们全部辞去受薪职位,去做义务的董事,华教就天下太平了。

城市校园计划,是仓促提出,全盘计划只有2张A4纸,连可行性报告书都没有,算是一个空洞的概念,提出的目的,在于否定雪邦新校园计划,并非真的有什么确实可行的宏图大计。最终目的,则在于否定董总领导层。

院长续聘与否,是董总及理事会权力,何况柯早在2005年就想离开,而且也过了退休年龄,不续聘,是道理。加上柯与其手下采用斗倒斗臭手段对付董事会,以行动表明不能和董事会合作,如果你是老板,会聘请一个完全不尊重你、公开辱骂你、并且不能合作的人来当主管吗?
现在,就柯的续聘问题,各方纷纷“表态”,有的支持董事会,有的支持柯嘉逊。

支持董事会可以理解,支持柯嘉逊就很奇怪∶这等同干预董总的操作,有必要吗?挺柯也意味着加入“否定董总领导”大合唱,需要吗?

对于新院相关人士,先把董事当敌人来打,摆出势不两立的架势,现在反过来要董事续聘柯院长,这是“要求”,还是“威胁”?如果是要求,先前就不要骂得那么过火;如果是威胁,对方屈服的话就太窝囊啦。

一个窝囊的董事会,有人梦寐以求,有人忧心忡忡。华教的危机之一,就是董事会不“懂事”,任由执行人员操纵、架空,因而弊病丛生,只是为了“和为贵”,都被扫到地毯下。新院风波,是掀开地毯一角显现的部分问题。如果各方仍然按照惯例办事,息事宁人,“和为贵”,要求续聘柯嘉逊,华教内部矛盾恐怕会进一步加剧,而新纪元要发展成一流大学的梦,最终也只能是南柯一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