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奖,我等何太急?

(本文刊登在2010年11月4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们这里有人急不及待办讲座讨论“中国民主的历史机遇”,引起中方“关注”,主办单宣布展延讲座, 以让一位亲中人士陈凯希成为主讲人之一,结果引起其他两位主讲人不满,退出讲座以示抗议。本以为新的组合可以擦出火花,谁知陈凯希临阵退缩,致使这个讲座,未及开讲已先乱成一团,瑞典和平奖的“小波”,几乎在马国掀起“大浪”,委实不可思议!

作为海外华人,我不明白为何我们要因一个并不和平的“和平奖”乱成一团,跟随西方的标准起舞!中国明摆着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并非西方的民主体制,我们为何总要拿西方民主的尺去度量中国?中国的政治体制从1949年走到今天,成功让中国人抬起头,扬眉吐气,也让海外华人地位提高,有什么不好?要中国放弃证明成功的体制而去实行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我们的一些知识分子,到底想怎么样?为何他们总像是西方的“代言人”,看东方总是不顺眼,指责中国的态度,比西方还凶,让人觉得这些人简直是非不辨、轻重不分!

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达赖。(当年,北京爆发了“天安门事件”。)达赖搞藏独,分裂中国,按西方的标准,应该得奖;按中国人的标准,应该打靶,我们站那一边?去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他对世界和平的“贡献”,是分别在去年4月和9月在联合国大会演讲表示要建立无核世界的宏愿,只不过短短一年,他就忘了自己的承诺,在今年9月15日进行核试验!拿这两个人的获奖来衡量,诺贝尔和平奖实在没有多少“和平”成分可言。

今年,这个奖项颁给刘晓波。刘晓波对世界和平有什么贡献?看不出;他对中国和平的贡献呢?看到的只是“不和平”。一个对世界和平没贡献,在自己国家制造不和平的人,凭什么获得“和平奖”?可以说,这是西方制裁中国的武器之一。

大家应该还记得,当中国孱弱时,西方各国涌入中国,烧杀抢掠,无法无天,在中国实行“你民我主”—- 不,是“你奴我主”!还记得“中国人与狗不能进入”的牌子吗?现今那破碎凄清的圆明园遗址,给西方列强的暴行作了最好的注解。解放后,西方就千方百计围堵中国,誓把中国打压下去。现在中国强大了,他们一样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打击中国,目的和当年大肆抢掠中国一样:从中取利。

六四事件,刘晓波是“四君子”之一。他做的唯一好事,是说了一句公道话:六四当天没死人。可是,西方和亲西方组织,20年来却从不间断示威抗议,要中国“平反六四”!20多年来,诸位可有看过“血洗天安门”的照片?可曾看过“学生遭坦克碾过”的照片?没有!通通没有!既然天安门前没发生大屠杀,平反什么?

一个政府,允许学生在国家心脏扎营集会反政府,为期一个月,任凭领导人如何劝说,学生就是顽抗到底,政府不得已派兵驱散,很“过分”吗?有那个政府可以任由学生为所欲为?换成在本地,恐怕第一根营柱还未打稳,就被驱散了(前此的几次大游行快速被镇压,可以证明)。而我们实行的,正是西方的民主制度!

从镇压示威的成效看,显见是“专制”的中国比较宽大,而“民主”的国家比较专横。可是,20年过去了,“平反六四”之声仍然不绝于耳 — 平反什么?为中国被搞得20年不得安宁平反,还是为当年牺牲的解放军平反?一场这么大的运动,肯定有人伤亡,但是相对于国家所受的打击和损失,孰大孰小?海外华人应该看得清楚。

近期,西方制造“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谣言,以期阻扰中国的发展。他们是真的在吹捧中国吗?不,他们是要阻止中国强大,所以制造出这样的假话。中国不过是在世界经济中分了一杯羹,西方就受不了,不断施压要人民币升值。还好中国不上当,才不至于重蹈日本覆辙,经济衰败20年而复兴无望。

现在,借着诺贝儿和平奖,西方又再次挑起“民主、六四”课题,从各个层面打击中国。中国国内有许多问题,是个事实,而各方围堵中国的问题更多更大,是另一个事实。我们这里一些知识分子的问题是,总要跟随西方的标准,无限放大中国的缺点,口诛笔伐,无所不用其极;反过来,对于西方的缺点则轻描淡写。如此双重标准,让人不免要怀疑内有玄机,而实际上,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津贴”到处流窜,谁拿了钱,谁没拿,说不清(不过网络有相关资讯,查得到)。我们站在外面,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而不是为了一个源自炸药的诺奖,协助西方去“轰炸”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