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看党选,笑谈“颜料瓮”

马华党选,本来不关我们“党外闲人”事,但相关报道铺天盖地,每天占据报纸几个版面,斗大标题天天不同,想要“置身事外”都不可能;朋友见面拉家常,拉着拉着不知为何也能拉到党选。嬉笑怒骂之余,难免心生疑惑:华人真的“离不开”马华吗?

暂时假定华人不能没有马华。在这前提下,马华党选就关我事啰!对于总会长之争, 颜炳寿、廖中莱、翁诗杰三角战已成定局。这三人合起来,刚好是一个“颜料瓮”。颜料瓮嘛,换一个说法,就是“大染缸”。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这三人组合所传达的信息,竟然如此形象的点出马华的本质(大染缸),也潜藏了“谁主浮沉”的玄机。

颜料如果随意放进瓮中,那肯定是乱七八糟如污泥,若再加上长期沉积下来的死猫、死狗、烂鱼头等等,就是柏杨笔下的“酱缸”了。“酱”者,浓稠之物也,黏糊糊、有异味,色黯黑、流不动,因此,需要“清流”来加以稀释,“新动力”来大力推动。怕只怕马华“酱缸文化”积重难返,那一小股新动力和那一两支小清流(清不清还需时间测试),真的能让“酱料”奔流不息吗?“党内同志”或许信心满满,但“党外闲人”可就完全不乐观:“酱料能奔流,蛮牛会上树”啦!

至于“颜料瓮”所预示的“玄机”,明摆着:“要改革,先破瓮。”把酱缸打破了,酱料才能流出来。能流多远、多快,无法预测,但若不破瓮,那肯定无法形成新格局,死路一条。这也和坊间舆论不谋而合:廖、颜谁能胜出尚难预料,但老翁必败!

老翁为何“必败”呢?很简单,当年中央代表义无反顾的投选他当总会长,但他“不务正业”,本该着力振兴党务,却跑去打其副手。位子还没坐热,老大就对付老二,我等“党外闲人”无不愕然:搞什么鬼?结果因为“师出无名”,反给老二打败了,沦为普通党员。当年掌控党内资源权力,都能大败,如今孑然一身,顶着败绩,还能战乎!因此,“老翁必败”,是天意,也是民意 —-是否如此,拭目以待。

指尖按出“满纸荒唐言”,心中实则“一把辛酸泪”。诺大一个华人政党,搞成酱(这样),岂天意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