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旁观董总纷争之四

【一间关中如炸弹,炸得华社四散飞!】

“关丹中华中华中学是不是独中”和“关中生可否参加统考”是近期董总纷争的另一个“火头”。叶邹以“关中不是独中”当作道德制高点,不允许关中生报考统考,理由是:“统考为独中内部考试,只允许60所独中生报考,外人报考,将被依法对付。” 而另一些董总领导认为可以让关中生考统考,纷争就闹开了。

为了一间关中,叶邹一派不惜在华教界制造“两条路线斗争”,除了把方天兴当作敌人来打,连带几个任劳任怨、出钱出力的华教元老如黄道坚等也被骂个狗血淋头。什么“温水煮青蛙”、“引清兵入关”、“汉奸”等狗屁不通的“典故”都搬出来,非要把对方“斗倒斗臭”不可。

本地华文教育得以长期生存发展,靠的是华族各界团结一致、努力争取才能有今天的规模。为了一间关中,公然在华社制造分裂,自己打个你死我活,岂不让单元主义者掩口暗笑!而如此激烈内斗,就能为关中争取到“正确”的批文吗?

说到批文,所批的关中是不是一所独中?当然不是。现有60所独中是六十年代改制风暴后的“产物”,关中是近期申请的,自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独中。据我所知,60独中是当年不接受改制、因而是不获政府资助的私立学校,没有统一批文。后来为了生存,大部分独中先后都走“双轨制”,和当年纯粹的“华文独中” 有很大差别。

在六十年代改制风暴前,彭亨原本有8所华文中学,改制风暴后因生源问题,先后关闭。八十年代,彭亨华教界人士开始组织起来,筹划再建华文中学,并试图以吉隆坡中华独中分校的形式申请,申请文件由时任隆中华独中校长方成草拟。2008年批文下来了,彭华教界积极筹备建校,2014年校舍落成并如期开课,首期新生150位。

批文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修读国家教育课程及报考政府举办的公共考试。为什么是这样?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隆中华向以“双轨制”(两种课程,两种考试)出名,而且公认“很成功”,申请文件既然是“中华模式”,自然也是“双轨制模式”;其二,政府发出批文时,只能列明“法律允许”的条文,绝不可列出“法律未允许的条文”。要实行单元教育体系的当局明文批准你建立华文独中并报考独中统考,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当时董总老大老二坚持要关中董事局要求 政府改批文,才能让关中生报考统考,可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最后只有不了了之。

根据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在《第二契约》(Locke, The Second Treatise)的论述,总结出“宪制”的基本原则:“个人可以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禁止;政府不能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许可。” 大马是宪制国,就此原则,只要“教育法令”没有明文禁止,收到批文者却是法律未明禁者皆可做,关中就可以选择教导独中统一课程,并报考统考,政府根本无权对付。民间办华文独中,而政府没对付,也是如此。

再说,批文不是法律,如果“教育法令”都无法制止华社举办统考和发展独中的权利,一些“有心人”利用“批文”来剥夺关中要把学校办成华文中学的权利,用意是什么?换个角度,如果关中生“敢敢”要报考统考,说明他们有念统考课程,他们走的就是隆中华的“双轨制”路子。如果隆中华独中可以考统考,为何关中不能?再说,让关中生报考统考,也可间接强化他们的统考课程水平,有什么不好呢?

据说关中开课后,政府官员多次接到要求对付关中的报案,经过调查,官员根本找不到可以对付关中的法律依据,关中因而安然无恙。不过这样的事情,则说明是华社本身,有人执意要阻止关中成为华文独立中学。作为旁观者,我们确实应该睁大眼睛,从现象看到本质,冷静分析,否则分分钟中计,不小心还会成为帮凶呢!

如果“关中”是政府投下的“侵蚀”华教的炸弹,华教界和华社不思如何团结一致化解,却分帮分派,大打出手,不就“中计”吗? # (2017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