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旁观董总纷争之七

【 雪隆华校董联会,叶邹最后大本营 】

2017年6月8日,雪隆董联会在报纸刊登全版广告,告诉社会人士他们竞选团队今后的奋斗愿景,并列出其“捍卫华教团队”名单,意图博取舆论同情,有助于他们在2017/6/17改选“战斗”中获胜。

~ 华小董事只管校产,不管校务

叶邹领导的45名候选人,几乎都是华小董事,只有1-2个来自独中。独中是由华社控制的私人中学,被排除在“ 2013-2025 教育发展大蓝图” 外,而华小则被纳入国家教育主流,获国家资助,课程由教育部规定,教职员也领国家薪水。政府之所以让华小保留董事会,是因为校产不是政府的,而是华社的。因此,华小董事会大致也就管校产:补屋漏、修厕所、筹款建礼堂、出钱建课室……有时发发文告,抗议不公平教育政策,批评教育部行政偏差……董事长如果和校长关系良好,校长还能“以礼相待”,出席董事会,尽一点“董事会当然秘书”的责任;若是关系不好,恐怕董事在学校还得看校长脸色 ——校长不是董事会聘请的,不领董事会薪水,董事能奈他何!

~ 独中才是真正的“华教堡垒”

反观独中,校长由董事会聘请,也有权解雇;校长必须出席董事会议,并提呈校务报告;校长如若不合要求,董事会可以解雇。可以说,独中董事会对于学校的行政、校务、校产等都有监管权,学校经费不够,也是董事会负责筹款。由此可见,唯有独中,才是华社得以掌控的“华教堡垒”。华小是政府的,其董事会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董联会要“捍卫华教”,领导团队内是不是应该有多几个独中代表呢?叶邹团队几乎都是华小董事,代表性不足,即使当选,也发挥不了多大的“捍卫”力量。

再看看“整合团队”,除了首领蔡庆文是循人独中署理董事长,团队内还有十多位独中董事,他们在独中董事会中有长久服务记录,而蔡是律师,绝非“不学无术”之辈,怎么就“缺乏实际运作和处理华教事务的经验”?(引述董联会广告词)其他来自华小的候选人也是长期在华校服务的热心人士,凭什么说人家“缺乏经验”呢?再说,如果“缺乏经验”可以成为“没资格中选”的理由,那么,所有国家、团体领导都要“做到死”——问题是,老的死了,继承人照样“缺乏经验”,难不成国家和组织就跟着死领导“入土为安”?这种理由也可以登上报纸,说明这群“七上八下”的老人,思想落伍,作法拙劣,这样的“领导”,早就应该退位让贤了,还要霸着位子,发号司令,不免自视太高了!

其实,像董联会这样的大社团,都有聘请执行秘书或设立秘书处,—— 如董总秘书处就有百多个职员,董事不过来开开会,董事长不过是主持会议,或做外交,日常事务都是秘书处理。社团尽管不同,运作模式大同小异,还需要什么了不起的“经验”呢?

~ 社团改选出现竞争很平常

社团改选,出现竞争是极其平常的事,赢了做事,输了走人,反正组织是大家的,理事们也是义务的——又不是家族生意,也没薪水拿,抢什么呢?面对竞争,为何不能放轻松点?这些老人,搞社团搞了几十年,对家庭亏欠良多,输了不正好可以多陪陪老婆、逗逗孙子,何必把一场小小社团改选搞得好像生死搏斗一般?

邹更过份,自任选委会主席,自己又参选(一般惯例,选委会主席不参选,以示公正),这本来已经足以引人诟病,他还运用选委会主席权力,取消4所学校25位代表的参选资格。根据4华小发表的文告,“今年选委会的操作却反常,不但以技术为借口,以正副本表格刁难学校董事会,且取消以理事或委员等填写的学校代表资格……”

25位,在雪隆董联会628名“选民”当中,微不足道,但若双方势均力敌,25票就是“造王者”。一场普通社团选举,不但选举程序花招多多,还口头谩骂、登报抹黑对手,什么“公开叫嚣”、“夺权帮凶”、“极端政治势力在背后撑腰”、“恶劣行径”等等,都公然白纸黑字登在报纸上!我很怀疑,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这样的作法,不是在制造分裂吗?

~ 谁有“极端政治势力在背后撑腰”?

现在,13州董联会中,绝大多数反叶邹,照其团伙说法,这些人都有“极端政治势力在背后撑腰”。果真如此,华教和华社的处境就很危险了,因为几乎整个华社都被“极端政治势力”掌控了,只剩叶邹“一股清流”,在那儿“捍卫华教”。我很想知道“极端政治势力”是如何“在背后撑腰”的,叶邹及其团伙如若说不清楚,就是造谣抹黑污蔑,自己先丢了人格!没有人格的候选人,如果赢了,就是团体的不幸、华社的灾难。

我们冷眼旁观,无需“内幕消息”,只用常理分析,也能看出不少苗头。 # (201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