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强者变弱,不能令弱者变强

(本文刊登在2011年3月29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有一个经济学教授在一次演讲中说了这么一件事:我的学生从未试过有人不及格,但有一次却整班学生没有一人及格!—- 怎么回事?

当时全班学生坚持“社会主义能有效均贫富。实行社会主义,就不会有穷人,也没有富人!”—- 伟大的平均主义者!

教授不反驳,只说:“好,我们以本班做个社会主义试验,全班学生的分数都平均分配,没有人会不及格,也没有人会获得A等!”

第一次,全班得B。用功的学生有些失落,而懒惰的学生则很高兴。

到第二次测试时,用功的学生随便应付,而懒惰的学生则更加懒散。成绩出来了,全班得D!没有人高兴得起来。

到得第三次,平均得F!教授以这个简单的实验推翻了平均主义,印证了林肯的名言:“使强者变弱,不能令弱者变强”。把成绩好的学生的分数压低了“送”给成绩差者,并不能使后者勤奋向学。分数“得来全不费功夫”,谁还会自讨苦吃去追求?“均分数”的结果是大家不及格;均富的结果,当然无可避免的是均贫。 —– 中国改革开放“先让一小部分人富起来”,成功纠正了“做也36,不做也36”的平均主义弊病,不也是这个道理吗?

本文不探讨社会主义与平均主义,只想对照我国的“拐杖主义”。拐杖政策让一些人不劳而获(其中权势人物还成了巨富),但却让整个族群一味只想“要要要”、“取取取”,却不思在能力上自我提升,以致陷入一方面自以为“大而强”,另一方面又无法丢掉拐杖(“小而弱”)的矛盾境界。打压别人,或能逞一时之快,但绝对不可能提升自己,特别是用一些低能手段为难他族(如:奖学金、大学收生、社会福利、商业合同、信托基金、融资便利、房屋、政府及官联机构高层人员等等都是一族为大,而对他族,则多方刁难,甚至连学生考华文也要为难),以为压下他族,自己就能壮大。事实是拐杖用惯了,没有拐杖寸步难行!那以妒忌、猜疑、仇视为主轴的“三只脚”政策,实行了几十年仍然还未达到目标,印证了林肯的话:“使强者变弱,不能令弱者变强”。

近数十年来,移民人数高达250万,经济成长排名从与“四小龙”平起平坐降落到印尼、菲律宾水平 —- 有论者已把排位下降至柬埔寨、缅甸水平。失败的政策造就了无法用两只脚走路的群体。肥了权贵,却害了人民!试问,三只脚的如何与两只脚的赛跑?

本地有一间残障机构,名称冠上“自强发展”字眼,成员许多是轮椅族(连拐杖也使不上),但他们都努力不懈求“自强”—- 他们是身残心不残。偏偏有些人四肢健全,却要拐杖!这些人是“身不残心残”。身残心不残者还能有“凌云志”,而心残者注定要被时代淘汰。难怪一些有识之士发出了“这个民族会不会消失”的感叹!

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自强不息”,才能茁壮成长、兴盛强大。用政策将“强势”族群边沿化,并不能使“弱势”族群强起来。我国几十年的实验,证明了这一点。使用拐杖者,在竞赛时注定输在起跑点!

输在起跑点,怎么办?—– 无人可代办,自己看着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