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顺妻”到“顺民”

(本文刊登在2011年6月13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千依百顺妻子俱乐部”的成立,引来各方骂声。不过光骂无用,我们应该对照当下局势,冷静的分析这种“价值观”所可能引起的“副作用”,并防范于未然。

这个俱乐部的创立者,是一群受过教育的回教徒女性,这让我想起汉朝杰出才女班昭。班昭一门豪杰,其父班彪着手写《汉书》;彪死后,其兄班固接手;固死后,由班昭完成全书。可见其学问之大,绝非眼下一群“受过教育的回教徒女性”可比。班昭的另一得意之作,是《女诫》七章。我们所熟知的“三从四德”,就是来自2千年前的班昭和名为儒家实为阴阳家的董仲舒的立论。

《女诫》七章不长,只有千多字,章目分别是:卑弱第一,夫妇第二,敬慎第三,妇行第四,专心第五,曲从第六,和叔妹第七。全文都在宣扬男尊女卑思想,如:“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故事夫如事天,与孝子事父,忠臣事君同也”。不过班昭比“俱乐部”诸女强的地方是,她认为“夫不贤则无以御妇”,也就是说,老公乱来的话,老婆就不必听他的。班昭的另一强点,还在于她的《女诫》属首创,而当下俱乐部诸女,不仅“跟风”,还落后了2千年!

也因为班昭是千古大才女,其《女诫》所谈论的,是妇女的思想行为诸方面,而非现代“千依百顺妻子俱乐部”诸女专注于“性”—- 其实就算是性,妻子要千依百顺也有困难,比如丈夫要你进行“违反自然性行为”,你依不依?依,抵触教规;不依,则有违俱乐部宗旨,怎么办?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丈夫不满意或不满足妻子的“性服务”,要再娶一妻或多妻,或出外嫖妓,你依不依?依,证明你的“努力”彻底失败;不依,你还当俱乐部会员?再如不幸丈夫失势,无钱无权,度日艰难,要你去做妓女养家活口,你依不依?最衰是丈夫性无能,你又如何“千依百顺”?—- 唉!活在“民主人权”盛行的当下,现代妇女却还在为如何取悦男人烦恼,可悲呀可悲!

说到丈夫打妻子是“教育”妻子,把家暴合理化,更是匪夷所思。就算是家中宠物,被打急了也会反咬一口。俱乐部的规章,简直把女人降低到猫狗不如的地步!而能够让女人自轻自贱到如此地步者,以前靠礼教,现代靠宗教。礼教早已被人扫进历史垃圾堆,而宗教则是一派欣欣向荣,神圣不可侵犯。

从“千依百顺妻子俱乐部”的成立,我担心“吃人的礼教”会通过“神圣的宗教”复活。有人说,“宗教是精神的鸦片”,看到这些受过教育的女人那样“自豪”的组织顺妻俱乐部,你不得不相信这句话说到了问题的关键。她们不就像迷失了本性瘾君子吗?

封建吃人礼教的“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上述俱乐部所要贯彻的,是第三纲:夫为妻纲。这第三纲如果能够成立,那么前面的两纲,自然也言之成理,尤其是那排名第一的“君为臣纲”,才是重点。

在目前所谓“民主制度”下,君王只是个虚位,真正为君者,是政府。在我国,政府当然不是指“槟州政府”,而是“中央政府”。君是政府,臣自然就是人民了。 君为臣纲,人民得像“顺妻俱乐部”的女人一样,对政府忠心耿耿,视政府为天,国家才能和平繁荣。这样的立论,在308海啸过后,特别具有“建设性”—- 前此在多场补选和东马选举时出来“助阵”的一个大马组织,或可视为“忠君俱乐部”的一种形式。

腐败的政权特别需要愚民政策,三纲六纪,千依百顺,都是必要的“理论建设”。“顺妻俱乐部”的成立,并非只关“妻”事,说开了有关“国家大事”。只要“顺妻”先冒出头,又畅行无阻的话,就可顺势培养“顺民”,再由这些顺民去制衡那些“不安份”的国民,若能打倒反对党,那就“善莫大焉”,“天下太平”啦!

压制人民从女人开始,扶持败政也由女人出头。政坛老男人们呀,到底你们“行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