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忠魂节

对我来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首先,我得早在7点闹钟一响就起身,赶紧梳洗喝茶,8点下楼开车,直驱汝来孝恩园,去担任今天节目的司仪。司仪从来不是我的强项,只因昌和叫到,不好推辞,勉为其难,单刀赴会。路不熟,到达现场,已经九点。

孝恩园很大,风景优美,两碑建在这如画园林中,让我想到一句诗∶青山有幸埋忠骨。墓园整体规划优雅宽敞,今天风和日丽,更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昌和、嘉福、五百年早已在纪念碑前指点安排。两碑中间搭了棚,抗日音乐在空中飞扬。未几,槟城、新山、麻坡的巴士陆续到达,仪式开始,几个主宾轮流讲话,印象深刻的是孝恩文化基金会的王琛发博士,原来他很有理念,敢于抗争,有民族尊严,也很会讲话,一洗前此对他的刻板印象。

我看到好几个依稀相识的老面孔,但对方却好像不认识我,无所谓;也看到几个明知我是谁,却勉强打下招呼的旧相识。这群人,多年少有来往,我相信很多位看到我,会感觉“怪怪的”,— 社交圈子,就是如此 — 还好有个妙兰,可以谈笑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