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加玛而内乱,莫名其妙!

(本文刊登在2010年9月27日《星洲日报》言路版)

加玛被“封麦”,弄成“大件事”,读者在各种指责与谩骂之中,先不要太快表态,而是冷静分析一下事情的真相 —– 很多内幕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得知,但只要运用自身的逻辑思维,真相不难水落石出。对于加玛事件,我们应先通过一个事实,就是“黄丽娥炒掉加玛”,以此探索事情真相,虽不中亦不远矣!

封加玛麦,是黄丽娥下的命令(这是黄自己承认的),非988母公司 star rfm ,也非 star rfm 母公司华仁控股,当然更不是华仁控股老板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啦!

黄丽娥为什么要封加玛的麦?因为维护988的利益是她的责任,而炒掉加玛,则是她的权力。如果加玛被封麦等于抹煞新闻自由,那么第一个该骂的,是黄丽娥。

“黄丽娥危害新闻自由”?即使用脚趾头思考,也不会得出那样的结论。那么为什么有人刻意把此事牵扯到其他媒体,大骂一些平面媒体不大事报道加玛事件是在偏帮有关方面压制新闻自由呢?我只能说,这些人唯恐华社不乱,唯恐华文报业不衰退,才偏帮有关方面在华社内部搞斗争,务求把某些他们“不爽”的媒体斗倒,更过分的是把星洲日报等同马来前锋报,大事挞伐,非要弄垮这份华文大报,让一些专门搬弄是非的小报取而代之,他们才能称心如意!

这样的刻意操弄,与新闻自由何干?但是他们就能玩弄理论、偷换概念、混淆黑白!要弄清真相,我们不妨看看他们的行动:写评论骂媒体、戴口罩穿黑衣快闪、捧着加玛办讲座……这样就能争取到新闻自由?笑话!限制新闻自由的,是几项恶法,这是政治范畴内的事务。政治问题只能政治解决。不去搞政治,却专找华文媒体晦气,算什么“斗争”嘛!

说回封麦。黄丽娥停加玛职,应该是和8月13日“早点说马”嘉宾欧阳文风的谈话有关。那天刚好我有听到一部分节目内容,确实痛快,但基于撰稿人的直觉,和对几条恶法的敏感度,就担心“早点说马”会变成“早点锁码”,特别欧阳谈的是极度敏感的种族课题,更有被对付的“理由”。果然,没几天988就“大地震”了。

其实黄丽娥在蔡接任总会长后,已做好“离开”的准备。她不能接受的是上层那样“粗暴”,一时三刻叫她滚蛋。— 不过这种感受很奇怪:她叫加玛闭嘴,不也是立即生效吗?所以,这是有关机构的处事方式,和“新闻自由”无关。

加玛既然已被封口,为什么又会牵连黄丽娥与陈嘉荣被炒?网上有人点出这么“大动作”,是 star rfm 高层“揣摩圣意”所致,借有关部门的调查为由,乘机对付挺翁的黄丽娥(陈嘉荣也许无辜受累)。这推测看来比较接近事实,加上 star rfm 高层的那位女士一出来就讲错话,说“不谈时事,可以谈别的!”更显示此人不懂华文电台的生存之道,也不懂听众的需求。“早点说马”收听率高,就是因为谈时事。电台每天24小时播放,是否要24小时都“谈别的”呢?所以,老蔡如果要“撇清关系”,首先炒掉那女人。

平面媒体受出版法令约束,本来就没有多少“新闻自由”。现在有人把一些媒体不挺加玛,而谴责这些媒体剥夺新闻自由,实在莫名其妙!如果骂倒世华或星洲可以获得新闻自由,我也会义不容辞拔笔相助。(果真如此,革命就是请客吃饭了!)实际上,平面媒体个个颈上套着“夺命绳”,每天都在“走钢索”,你以为他们不想自由?把矛头指向媒体,不过是转移视线,为某方面开脱而已。

最后说一说加玛这个人。加玛因特殊的家庭背景,在中国长大和受教育,有个华人姓名,华语讲得比华人还好。本来,像他这样的出身,应该具有国际大视野,比较宽大和包容。可惜,他没有。我最不能容忍他在教育课题上持有的单元主义观点,说什么福建人的母语是福建话,广东人的母语是广东话,所以,你们现在维护华文教育,用的是华语,不算母语教育……我想,他大概忘了,中国有56个民族,各种方言,肯定超过56种,单是福建,闽南话和福州话就大不相同。可是,华人语言再多,文字却只有一种!也就是说,作为书写语言的文字,只有一种!(个别少数民族或有个别文字,华文却是大家认同的)所以,华人的母语教育,就是华文教育,而非福建话教育,或广东话教育。

加玛以方言来否定华文教育是母语教育,是一种企图把语言和文字切开的歪理。在本地,华人选择让孩子进华校,主要是为了孩子的前途,并非什么“沙文主义”。日前读了Syed Akbar Ali 的一篇文章:<The One & Only Problem in Malaysia>,他就点出了国民学校的教育方法和一些政策偏差,导致马来人态度出问题,不仅学识太差,也缺少竞争力。如果这样的学校教育连马来人都接受不了,华人又怎能不坚持送孩子进华小呢?

单元主义的加玛,你应该清楚,你被封麦是个别事件,若要“报仇”的话,也应把矛头对准star rfm 或马华,别把华文报业和华社扯进去!你还没大到能令华社翻转的程度,别过度自我膨胀了! 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