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毒”岂能和本地“左翼运动”相提并论!】

驳斥潘婉明谬论之(1) 近日看到一篇潘婉明发表在“林连玉基金”《当代评论》的文章:“香港反送中运动在大马的联接与分化”,让我警觉“颜色革命”已经“革”到我们这里来了! 潘婉明全文都在为香港暴徒辩解,并无端端把“老左”与南大生扯进去,指责”老左作為資深的戰士、體制的受害者、蒙冤的政治犯,以及勇於挑戰和衝撞專制政權的先鋒,即使在民族主義的認同和情感下固守既有立場,不同意年輕人的主張、策略或手段,不也應該有更多同理心?……” 把港毒与大马老左相提并论,简直莫名其妙!老左
(不知指的是前马共、前劳工党还是社阵党员,或者是这些组织的支持者?)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成份复杂、理念各异,即使在港毒问题上,见解也未必相同。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显示作者很不科学,胡说八道。 姓潘的除了大骂老左之外,还把南大人也扯进去。她指责:”當香港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被圍時,我們看到學運出身及南大背景的老左極盡奚落之能事。這些當年也護衛過校園的人,也擲過石頭、砸破玻璃、將催淚彈拋回去的人,也受當權者鎮壓的人,甚至為參加學生運動付出沉痛代價的人,今日以詆譭、造謠、散佈不實傳言的手法推翻昨日之我,切割並否定自己的過去。” 作为一个亲身参加过南大学运的南大生,对于这种指责,我只能当它“谩骂”。港毒以“反送中”(?——狗屁不通)为借口,肆意破坏公共设施,到处打砸烧杀、打人烧人、公然挥舞美国国旗(形同叛国)、把大学当作“兵工厂”、高喊“时代革命,光复香港“(也是狗屁不通:时代革命?——时代有什么命可以革?光复香港?香港又没被侵占,光复什么?) 暴徒们的种种暴行,全部有凭有据,记录他们暴行的视频铺天盖地,如何说是“诋毁、造谣”?潘女把南大生有凭有据的看法说成“诋毁造谣”,再认定南大生是以“散布不实传言的手法推翻昨日之我,切割并否定自己的过去。” ——这才是真正对南大生的“诋毁造谣”!作为南大生,我们一定要对这种无端指责谩骂给予反击,对潘女这类盲目支持卖国暴徒、公然大骂不同意见的“老左”与南大生的本地废青严正驳斥。 我参加过南大学潮、罢过课、见识过镇暴队在校园驻扎的“盛况”……我要告诉潘女:我们的抗争都是和平的,我们的目标也是明确的:反对把华文大学变成英文大学的”王庚武报告书”!我们的诉求很简单,我们不像港毒废青一样,先是“反对逃犯条例”,等到条例撤销了,又提出什么“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这不是“诉求”,是“命令”了!明打着就是要闹事!你们还支持呢! 这些本地废青,既然那么认同港毒暴行,不如你们也在马、新搞一搞,把港毒的打砸烧杀在这里如法炮制,看看会有什么后果——不在本地也行,去你们主子地盘搞一搞试试,警方不开机关枪“伺候”,算你命大! 港毒那类暴行,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罪行!潘女刻意美化罪行,是为“同伙、共犯”,该当何罪!? 自己胡乱支持暴徒,还敢指责别人,实在是厚颜无耻!快把你们那些歪理收起来,好好多读点书,以免成为美国宣传机器的应声虫,是非不分、正邪不辩,徒然增加脑残废青的数量而已!# ( 2019/12/6 ~ 双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