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百年祭

(本文刊登在2011年3月8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国际三八妇女节设定至今,刚好一百年。一百年是从1911年开始计算。其实妇女运动早在1857年就开始了。

1857年3月8日,美国纽约的服装和纺织女工举行了一次抗议游行,反对非人道的工作环境,12小时工作制和低薪。游行者被警察围攻驱赶。2年后,同样在3月,这些女工组织了第一个工会。如果从1857年算起,妇女运动已经进行了154年。

1903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市的女工为了反对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和歧视,争取自由平等,举行了大罢工和示威游行。这一斗争得到美国广大劳动妇女的支持和热烈响应。

1908年3月8日,纽约1500名妇女上街游行,要求缩短工作时间、提高劳动报酬,并享有选举权,她们也要求禁止使用童工。这次游行的口号是“面包与玫瑰”。面包代表经济保障,而玫瑰则象征较好的生活质量。

1910年,德国社会学家蔡特金(Clara Zetkin)在哥本哈根召开的国际妇女社会学家会议上建议,为了纪念美国服装工人的罢工,应设定一天为“国际妇女节”。该建议被会议接受,大会通过每年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这就是三八国际妇女节的来历。不过,联合国直到1975年才开始庆祝这个节日。至于我国嘛,就更迟了。

100年,或154年,对个人而言,是一段漫长的时日,但相对于几千年的封建社会,100年实在算不了什么 —- 何况封建制度和封建思想,到了现今的科技资讯时代,依然存在。一百年前劳动妇女群起争取和平、平等和发展的三八精神,到今天已然成为各阶层妇女“普天同庆”的节日,在本地,“劳动妇女”不再是三八的主角,反而是有钱有势、有头有脸的妇女们掌控三八主导权 —- 更不可思议的是,某些三八庆典竟然是男人们在搞!

男人们如果是为提高女权而庆祝三八,虽然有点怪,还可视为“护花扶弱”。可是办一场有吃、有喝、有演讲、有余兴节目的盛大宴会 ,从筹备到演讲都是男人为主,让人好不纳闷:这个庆祝晚宴是在“挺女人”还是在“贬女人”?是在纪念劳动妇女的三八精神,还是在庆祝“有了面包,更有玫瑰”的现代妇女已经无需走上街头,理应乖乖享受男人们安排好的盛筵?

有人说,“政治是老男人的玩意儿。” 三八当然也是政治的一部分,老男人插手来“玩一玩”,不足为奇。站在女人的立场,三八百年最悲哀的,莫过于经历了百多年的风霜雨雪,妇女们依然摆脱不了老男人的掌控!“男女平等”的法令可以制定,女人要居领导层多少“巴仙”,也可以“商量”(可是至今还争取不到百分之30),但那思想观念上的“男尊女卑”意识,或潜在的“大家长”心态,还是不断在各领域、各事项表现出来。男人们“领导”惯了,出来领导三八活动,自觉理所当然;女人们“被领导”惯了,也接受由男人主导三八。这种历久弥新的社会心理,牢不可破,特别是近年各类大型长篇历史连续剧,制作严谨、演员众多、剧情精彩,引人入胜。而这些连续剧不管是宫廷争斗、小说野史、武侠神话等等,都是封建时代的故事。通过戏剧的艺术张力,这些故事比原著的影响力,大了千倍万倍!男性的“王权”或“主权”,不经意的又得到巩固。

其实环顾周遭,政治上不用说是老男人当权;经济上,各大企业的头头,也是老男人居多;各社团的领导一样是老男人执掌牛耳(妇女组和青年团都是附属组织,不能“独立自主”);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内依然还是主要生活模式。因此。妇女运动如果还是延续百多年前的“罢工、示威、游行”,肯定会“破坏”眼下这相对和谐的社会结构。搞些讲座、宴会、聚餐之类,倒是男女都可以接受的“庆祝”方式。

平心而论,妇女运动走了百多年,进展微小,关键应该是封建社会实行“男性特权”以消除占人口一半妇女力量的统治手段。对于“特权”,生活在此地的“非特权”族群一定感受良深。几十年来,我们看到“特权族群”如何拼死命维护其特权。在性别歧视上,拥有特权的男性,也绝不会轻易放弃特权。就如三妻四妾现象,任你妇女如何“不爽”,男人们仅用宗教,就把妇女们治得服服帖帖。特权加宗教,妇运之难,真的难如上青天。

女权就是人权。所以非特权族群的男士们,如果你们不能在实际行动上维护女权,又如何去反对不合理的族群特权?那些借族群特权以窃取国家财富的坏人,能够数十年横行无忌,原因之一,难道不是因为有公认的“男性特权”护航吗?

我们承认男女有别,我们也同意社会分工,但在思想认知上,我们一定要坚持“人生而平等”。妇运走了一百年,一些所谓的“革命先行者”,却还“不放心”女人的办事能力,筹办一个三八晚宴都还要争着“出手又出口”,很怕女人们“做不来、讲错话”。如此心态,才真是妇运征途的绊脚石。

三八百年路坎坷,再过百年又如何!仅以此文纪念三八,并奠祭百多年来的妇运英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