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6 陶然居跨年集会

每年12月31日晚,陶然居都举办跨年倒数活动,今年由林光华统筹,黄风景任节目主任兼司仪。特别贵宾是陈国伟国会议员和拿督斯里陈荣立。

新人新作风。风景在倒数前数日,居然来电要我上台表演口琴!老实说,我会吹口琴,求学时期吹得很勤,口琴曲谱有几本(已丢失),还买了一整套乐理书研读(后来送给一位学钢琴的文友),音乐的底子是有一点的。可是自75年离开扣留营后,就几乎没有再动过口琴,直到2012年协助张雅诰先生搞“亚太口琴节”,才又和口琴扯上一点关系,不过只是工作人员,“吹”不上。当时来自世界各国的2千多位口琴高手(包括百多人的香港口琴乐团),其高超琴艺,实非我这种早年自学者所能望其项背。后来虽然买了2支上好口琴,不过大抵只是“收藏品”,偶尔在团游时用一用,平时都躺在抽屉里。

陶然居跨年倒数,是一个比较轻松随兴的集会,最“威水”的节目,是谢润荣的魔术和黄风景带来的华乐队(他本身是笛子手),其余就是卡拉OK了。今年风景任司仪,加上二胡手唐月群车祸受伤未愈,不但没有华乐,连笛子也“省”掉,却坚持要口琴。本想随便练一练就上台,后来越想越心虚,只好向张雅诰求救。身为口琴家,他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和他约定时间,老远去到东保找他。他虽忙着,还是抽空帮我。当下选用《故乡》与《茉莉花》2首简单的曲子,还好曲调我也熟,吹一次给他听,他已知我的程度到哪里,就叫他的职员用我的手机录下他的吹奏示范。回家仔细听,用心练了几次,心里有底,也就“胆粗粗”上台。吹完下台时,风景说:“你的口琴是可以的!”总算没有丢脸。

今年倒数,庄主张石耿远在加拿大,南方陈定远、北方黄士春都未能到会,有点美中不足。托互联网之福,庄主夫妇与我们视频对话,弥补了遗憾。相信明年的倒数,他们都会到齐。

陶然居跨年倒数规模虽小,但该有的“元素”一点不减:美食、啤酒、节目、香槟、烟花……热闹的程度绝对不比大型倒数低,而好友相聚,更让彼此的情谊从2015延伸到2016,意义非凡。当烟花散尽,意味今年晦气消;举香槟痛饮,期待明年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