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兴(1940~1989)诗词选

前言:

陈福兴是五、六十年代马来西亚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的知名领导人之一,特别是在槟城,老一辈几乎都知道他。1967年,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未经审讯,坐了十五年的政治牢,直到1982年才获得无条件释放。

福兴多才多艺,除了诗词,他的音乐造诣也很高,在牢内可以把华乐名曲“渔舟唱晚”等的乐曲谱写出来,供牢友们练习(乐谱不准进入扣留营)。他的理论也很强,思路清晰、立场鲜明、立论有据,非常具有说服力。可惜英年早逝,于1989年意外逝世,年仅49岁。

他逝世时,朋友们把他在扣留营内写的诗词整理成一本小册子,我收藏至今。仔细阅读,觉得其作品寓意深长,现摘录几首,供文友们欣赏。

双紫——2016年4月

[采桑子——豪言壮语看英雄]
浮夸最妙麻烦少,
不算英雄,
偏叫英雄。
祸事殃民伟论中。
豪言壮语惊山岳,
似示真情,
岂是真情?
鼓息兵逃有远因!

[金缕曲——感事抒怀]
憾事堪摇首,
叹而今,
坚贞义烈,竞称迂透!
且看笙歌欢笑处,
尽是翩翩长袖。
谁记起宏图未就?
莫问从前知己事,
已时移势易新更旧!
真俊杰,恨稀有。
凯歌原曲高难奏!
正需齐联经纶手,
舍身奋斗。
若要东风成气候,
单借孔明不够!
愿聚得丹心挚友,
重展灵旗开新局,
把蛇神牛鬼全驱走,
朝前望,眉休皱!

[诉衷情——端午忆群雄]
当年初进象山城*,
满眼尽英豪。
同声坐破牢底,
歌壮志凌云!
时势恶,逐流波,
舞升平。
屈原应笑,
昔日群雄,
只有虚名。

*注:“象山城”,指华都牙也(Batu Gajah)扣留营。

[螃蟹咏]
无肠公子骨格轻,
北闯南冲举臂频。
日丽白沙威赫世,
涛淘暗洞乞偷生。
双钳乱剪终失足,
一路胡来总悖情。
寄语人间狂妄者,
多修品性少横行!

[中秋夜饮——于风雨大作之夜]
赏月无从望碧空,
敲窗骤雨饮“黄龙”。
丹心耿耿明轮在,
傲气沉沉暗室中。
血热囹圄观冷暖,
风寒大地笑迎逢。
停杯慢忆当年事,
昔日知音几尚同?

[悼赵丹]
老死诚然未必哀,
春来总是白花开。
堪悲马路为天使,
饮恨牛棚变舞台;
十字街头犹可走,
千声唇蔑口难排。
持真善作丹青美,
造乐人群任祸灾!

[除夕抒怀]
岁晚凭窗看九天,
狂风肆虐又新年!
残枝断折原无恨,
嫩叶飘零总有冤。
马谡高言终败事,
空城妙计也徒然。
千秋大业何依据?
骨硬心红主义坚。

[抒怀——答铁雄]
人到中年,宜忘中年,
莫计成败渡中年。

恨事东流,心事难休,
庸庸碌碌,无以忘忧。
唯将冷暖对春秋。

留心四顾,盗贼当途,
刀光剑影,岂容糊涂?
太平湖畔一匹夫。*

点点星宵,寒光渺渺,
夜深人静,数声啼鸟,
挑灯夜读待天晓。

惯于寂寞,不怕寂寞,
一任他人说厚薄。

* 指的是太平营中的扣留者。

{附录}

[大地茫茫一囚徒]~ 铁雄
渐进中年,越怕中年,
一生成败在中年。
逝者如流,来者悠悠,
叹吁泪下,终究难休!
且作长啸吐幽愁。

狂歌酒后,号哭穷途,
半筹莫展,惟有糊涂,
大地茫茫一囚徒。

墨染云霄,视野渺渺,
晚风萧杀,爝火飘摇,
独坐山巅空待晓。

不甘寂寞,实在寂寞,
万籁寂寂雄心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