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as诗集与族群团结

(本文刊登在2014年12月11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11月下旬,连续出席了两场马来文学相关活动:26日,在尊孔独中举行的《杨贵谊陈妙华赠书特藏展》以及29日在Gerakbudaya出版社举行的<Bebas>诗集推介礼。杨贵谊不必多介绍,几乎每个华文中、小学生都用过他编的马来文字典。他穷毕生经力,坚韧不拔地从事跨民族语言文化交流工作,1969年来编纂过14部大小词典:《马来语大词典》、《新编华马大词典》、《统一标准马来语词典》、《通用马来语词典》、《马来语略语词典》、《现代马来语词典》等。他与妻子陈妙华在马来文学界拥有崇高地位,杨先生被友族尊称为“Pak Yang”,其马来文造诣之高,恐怕许多马来人都望尘莫及。

至于<Bebas>诗集,则是我的南大同学,也是前政治扣留者曾荣盛从六、七十年代在扣留营以马来文书写的百多首短诗中挑选出六十首结集成书,由文化工作者张永新的出版社 Gerakbudaya Enterprise 出版。推介礼主讲嘉宾是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与马来文学家迪斯曼,他们给予<Bebas>诗集很高的评价。除了演讲,主办者还邀请了两位马来艺人分别朗诵和演唱诗歌,更安排侯亨能与周芳萍两位博士级文化人以马来语朗诵<Bebas>诗篇,以及特邀翁德国与邱玉莲夫妻合唱革命歌曲。以我个人评分,侯、周二人的马来语造诣比起马来艺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主持人张永新的马来语水平也很高。

华人学习马来文的决心不容质疑,华人掌握马来文的能力也有目共睹。只是能力有高低、天份有差异,一个民族或一国国民,没有可能每个人的语文水平都处于“优秀”水平,就算高坐国会殿堂的马来议员,难道个个都“国语特优”吗?一些别有居心的政客,提出“非土著(?)马来语文能力不够优越”论,并以此为由要在个源流学校加强国语教学,以便达到全体非土著学生国语优越的目的。这种单一语文论一方面挑起族群关系紧张,另一方面也不切实际。因为人的才艺是不同的,所谓“手指有长短”,不同人掌握语文的能力也各有高低。以一种违反自然、无法实现的理由来削弱其他族群的语文,背后肯定有肮脏目的。

1983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霍华德·加德纳(Prof. Dr. Howard Gardner)提出“多元智能理论”,认为人有八大智能:语文智能、逻辑-数学智能、视觉空间智能、体觉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内省智能和自然观察智能。每个人具有的八大智能比例都不同,有人可能语文智能超强,如前述几位文化界朋友;能自弹自唱的歌手,音乐智能一定较高;运动员的体觉智能肯定偏高;宗教大师的内省智能不用说非同凡响;科学家自必拥有高超的逻辑-数学智能……这些人尽管才艺非凡,但语文智能未必好。要求每个人都具有优越的语文能力,是在否定“八大智能”论,凭什么?

我的马来语文能力不好,但与两家马来邻居交流全无问题,多年来友好相处,年节互相送礼,有事互相帮助,和睦得不得了。普通人都懂得“互相尊重”,只有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政客,才会不时挑起种族、宗教问题,唯我独尊,胡说八道,无事生事,搅起一潭浑水。这些可恶的政客才是族群团结的障碍,也是国家百病丛生的祸根!语文问题,说到底是政治问题、私利问题。##